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散文丨卢圣锋:外婆村前一条河

2022-09-29 22:22:01 1020

摘要:文丨卢圣锋晨曦初露,夏日的阳光从骑田岭龙渡峰峦投射而来,湘南“四大名洞”之首的南阳洞外,田野间有一条平缓宽敞的河流,河水在微微南风吹拂下波光粼粼,发出哗哗的欢笑声,一路向北。不知是命运的眷顾还是遗憾,上世纪六十年代,父母从外面工厂返村落户在...

文丨卢圣锋

晨曦初露,夏日的阳光从骑田岭龙渡峰峦投射而来,湘南“四大名洞”之首的南阳洞外,田野间有一条平缓宽敞的河流,河水在微微南风吹拂下波光粼粼,发出哗哗的欢笑声,一路向北。

不知是命运的眷顾还是遗憾,上世纪六十年代,父母从外面工厂返村落户在外婆家——桂阳县长乐榜山村,我在这里出生、长大。外婆家村前的这条河,没有正式的名字。东边岔河村民习惯称南阳洞河,西边岔河习惯称岭背洞河。一个村被两条岔河环抱,这在附近方圆十几里也是独有的。两条河流蜿蜒流到村尾汇合,被当地史志地理书称之为“西河”。一泓西河水,源于骑田岭山脉仰天湖、当家芙蓉山区,流经桂阳十二个行政村,过北湖、苏仙、永兴,注入耒水、湘江,再经洞庭、长江,奔赴大海……

西河,窄处只有几十米,较宽处也是一百余米,从河里淌水过去,从古老的石拱桥上走过去,也就那么几分钟。可这条河在我心里已流淌了半个世纪,或静静流淌,或浊浪滔天,但它与我的情感始终如一,永远割舍不了对家乡的思念。

孩提时代,村前的小河是清澈透明的,浅处刚没小腿,深处也刚及胸口。河中鹅卵石光洁平滑,细沙集于河床,光着脚丫踩上去,身心惬意。河面上白鹭飞翔,鸟儿啼鸣,标杆子鱼、翘嘴巴鱼在水中戏嬉,我家就有两丘田在河边。每逢假期,我也会帮大人干些农事。劳作间隙,常常在河边泡水纳凉。父亲农作归来,偶尔用狗尾巴草系上几条双指或巴掌大小的鱼回家,母亲和外婆都会笑着忙开了。当时家里并不富有,没有猪油烹煮,可鱼也是荤菜,也算是打了牙祭,全家其乐融融。

外婆是民国时期的缠脚女人,她没有去过山的外面,也不知道河水流向哪里。她的生活轨迹就在西河流经太和、清和这段十余里的沿河两岸。外婆的娘家就在这条河的上游,嫁到长乐榜山村,一辈子也没有走出这条河。父母忙着农事,哥哥姐姐们忙着学业,只有外婆和我闲着,她经常牵着我幼童时代的小手,沿着西河从上游往下游走,出门省亲。从清和村到车田村、沙坪村、大溪村,沿河十几里两岸,有大姨、小姨、大姨外婆、小姨外婆等亲戚,似乎这条河每一瓢水都含有亲情。当时也没有公路,两双小脚都走得很慢,一个亲戚家住一两晚,出去省亲串门一趟就是好几天,沿河的石板路,每块石砖都留下外婆和我两双“小脚”的印痕,这条河伴随着我度过了那段难忘的童年。我后来的成长,也是沿着这条河走向了外面的世界。

西河是沿途村庄的生命之河。饮水、灌溉、养殖等等,一湾碧水滋润着沿河两岸千家万户。然而,人多地少,单一的水稻农作提升不了村民的生活品质。人心不稳,村级基层组织一度涣散,公益事业停滞,乱砍滥伐严重。为争抢资源,附近村民械斗时有发生,曾经被县里定为社会治安维稳重点整治村。西河也多次遭到污染,上游滥采滥挖煤矿,森林植被严重破坏,水土大量流失,各种生活废品、工业垃圾,都向河道倾倒,西河成了垃圾、污水的通道。河道还因非法采沙常常被堵,每逢大雨,山洪暴发,下游便泛滥成灾,南阳洞稻田常常被淹。一二十年前,铁锰涨价,一批不法村民在沿河两岸山上乱建炼铁炉子,炼铁废渣胡乱倾倒。河道里到处都是洗锰水台,整条西河,黄泥污水到处横流,臭气熏天,两岸人民望河兴叹。

金山银山不如绿水青山。近年来,当地党委、政府不断加强环境整治,关停非法矿山、捣毁非法冶炼铁炉,恢复植被,清疏河道,实行“河长制”,治理西河。从此,西河得到新生,清清的河水又回来了。

村党总支副书记何晓斌告诉我,市县两级正在开展“西河乡村振兴示范带建设三年行动”,长乐榜山村也在示范带之内。近两年,村里进行了拆危攻坚行动,着力打造“美丽屋场”,村里的休闲广场、村民活动中心、占地几十亩的月弓塘围栏升级改造都已完工,“空心村”变成了如今的“村心花园”。“养正家塾”等古村标志性旧址正在进行恢复维护,让历史时光留住乡愁。特别是村里已规划打造2000亩的南阳洞稻田公园,植入文化元素,展现烟海美景、稻田美景、花海美景,凸现西河产业风貌。积极启动集循环农业、创意农业、农事体验于一体的田园综合体项目,在村头搭建南阳洞视野最好的观景平台,带动民宿、农家乐乡村旅游文化发展。如今村里,农业合作社、果园大户、水产养殖专业户雨后春笋,外出打工村民开始回流,沿河村民安居乐业。谈起乡村振兴,何副书记意得志满。

长乐榜山古村,沧海桑田几百年。以前每次回到老家,我都会舀一瓢往日的河水,在月弓塘边沏一壶清茶,或对着晚风,或对着明月,静静聆听父母长辈的故事。如今,物是人非。站在西河,回望村庄,河对面的后龙山上,外婆的坟塚就在那里,相隔几百米,父母的坟塚也在那里,他们仿佛一直在注视着这条河、这个古老村庄的变迁,这条河承载了前辈和长辈的眼泪和汗水。父母在,人生尚有来处,父母去,家乡也就变成了故乡,如何留住乡愁,也成了我的心心念念。

西河北上,西河不老。这条河静水流深,如同血浓于水的情感丝带,永远牵住了我那渐行渐远的乡愁。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