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散文随笔」孩子王

2022-10-27 20:57:56 812

摘要:  撰文/秋虫啾啾·重庆开州  编辑/渝夫·天津河东  【渝言不止】  初为人师的经历,虽然有些不知所措,但快乐总是多于烦忧。尤其是孩子们的天真无邪,还有年轻老师的未泯童心,以及把学生当弟弟妹妹对待的善举,都让刚执教鞭的秋虫老师体验到了教书...

  撰文/秋虫啾啾·重庆开州

  编辑/渝夫·天津河东

  【渝言不止】

  初为人师的经历,虽然有些不知所措,但快乐总是多于烦忧。尤其是孩子们的天真无邪,还有年轻老师的未泯童心,以及把学生当弟弟妹妹对待的善举,都让刚执教鞭的秋虫老师体验到了教书育人的快乐。很显然,这是一个尽职尽责的好老师,更是一个深得童心的孩子王。

  那年,我高中毕业,十六岁不到,母亲刚好退休。小平同志主持工作,按当时的政策,子女可以顶替工作,有照顾之意,因为文革中教书的排行老九,而且臭又酸,个个灰溜溜的,小平同志很有恻隐之心,老九不能走,文化知识是管用的!

  虽如此,但仍有一个前提,必须得到县里文教局,参加统一考试,以便据个人能力酌情安排活儿。

  考试范围,小学初中内容占了百分之八十,作为刚刚高中毕业的我,觉着还能应付。比如语文,翻译一段《刻舟求剑》就占了三四十分,舟已行矣,求剑若此,不亦惑乎?算什么古文,于是,我也就幸运“过关”,以教师资格等候工作分配。没过关的,当炊事员,拿勺子每个人一份,同样为人民服务!分工不同而已,个别家伙认为自己站讲台,比拿勺子之人要体面一点,眼睛傲慢,于是眼仁,白多黑少,像死鱼表情,实在标致极了!同时谋生存,相煎何太急?

  同年九月,我收拾了行李到一乡村作教书先生。那所村校原是一古庙,夜间空旷寂寥,风过时,破败的墙壁劈叭乱响。夜间,尿涨时不敢起来,有点怕。但怕是解决不了问题的,生存是人生第一要义,我必须得在那儿安居乐业才是。夹尿不放,人们说老了裤裆老是湿漉漉的,到了那时,多洒爽身粉吧,可以防潮!

  起初,我教小学二年级。作班主任,率领几十号山里娃学语、数、音、体、美全部学科。低年级以识字教学为主,一看大纲,一节课的任务就是教会几个字儿词儿就行了。我心里却犯难了,三两个字词,不就那么一拼一念,一写就完了,怎么说也用不了一节课的时间呀!如果几分钟就教完了,剩下的时间,你看我,我看你如何来打发呢?寻思无计,只有请母亲出山,给我上几回示范课,我就坐在台下作“小学生”。听课下来,我还真收获不小。母亲上课方法真多,教一个生字,让学生记熟了再板书,让他们区别字的音形义,让他们找出形近字、同音字。我现在还记得,母亲教大蒜的“蒜”字,即兴编了一个顺口溜“二小,二小,头上有棵草”!母亲教“牵”字,评牵字,只曰;大人牵牛,腰上挂草帽,思其字,悟之,正是正是!

  而“卵”字,地道象形文字,中间两竖,形成笔画,活脱“且”字,“且”是男儿的标志,大受渴嫁之人的青睐。诗经曰:“小子狂也且。”吾似懂非懂,以为趣,以为然。当然,这个字只能是在办公室男教员之间私下进行文字探讨,不登大雅之堂。而卵字中的两点,典型是鼓书艺人讲故事:从前一个美国人儿,拄两根棒棒儿,悬两斤口袋儿,里面暗藏两个洋芋儿……象个谜语哈!

  用心琢磨字儿的音形义,伸发拓展,信口说开去,常有惊人妙语,让自己暗自喝个肥彩。而所谓照着教案,照本宣科,始终是平淡乏味,味儿同嚼蜡的,落得呸呸呸吐了。以玩乐之心教字词,一节课教的新东西,很少学生没有掌握。于是,我每上一节课前,便动开了脑筋,我认为,要吸引住小娃娃,仅有知识还不行,有趣味性更好。讲究趣味性,就得广泛查阅资料,具有多方面的知识,这样的备课方式,虽然辛苦,但上起课来却也轻松有乐趣。有时听到娃娃亲热而羞涩地喊“老师好”,从他们明澈而信赖的目光中,我不由也就升出一种满足感与自豪感。有人说,教书是天下最神圣的事儿。那时,我还真有几分这样的认识。

  渐渐,我和那些娃娃们建立起不错的感情。上课,我为大,是老师;课后,我就成为他们的大朋友大哥哥。学生嘛,一律成了我的弟弟妹妹。弟弟妹妹们们很懂事,很乖。见我不会做饭,便有参与意识,主动作我的好帮手,这个帮我生火,那个帮我洗菜,忙得有声有色,烟火味十足。说笑不断,我嘛,俨然洞天福地孙悟空,发号施令,手舞足蹈。

  日子忙碌有味,转眼就迎来了第一次领工资的时刻。我工资三十多元,我将支配它,不由升出了豪迈感。我欣然花去拾元,当时鸡蛋才两三分钱一枚。买了桃李鲜果几大篓,我做东,请弟弟妹妹们尽情吃。记得那年我也才十六岁不到,童心正旺,弟弟妹妹们们见我吃桃子,是这么形容的:先把桃子放到鼻头上嗅嗅、吸吸,随手在衣服上擦擦,照准就是一口……弟弟妹妹们见我也好吃,不羞我,更亲近我,常常是我打开抽屉时,发现里面有的不是几个麻雀蛋或就是几根生红苕,逢年关将近时,说不定还有芭蕉叶包着的年猪肉呢!遇上这号事,我从没向领导反映,一律把能吃的放到肠胃里,这样稳妥。那所古庙小学里,就我一个,我就是领导,我就是先生,算是“占山为王”了。但本王却短缺生活经验,早上弄面条吃,桌上放了洋瓷碗,将锅中物一并倾注,哗!全到桌下面了,以致昆虫行蚁遭惨祸!号呼转徙!

  虽为王,因彼年代的我,小时营养不良,发育迟,十八岁时,首次遭遇平生未历之怪见状。当时,惊诧不安,咋身体部件灌脓了?天,还不少哪!这是什么?这是什么?到专区医院开刀动手术?却不敢声张,啥地方灌脓不好,偏偏是羞于出口的神秘地域,这是哪门子事儿哪!怕对人说呢!忐忑不安!

  教书就一门心思教书,岂不知,既然为王了,还当赐封,册立一王后啊!散学漫步于山间小路,手却携一小本儿,本上是手抄的佳词妙句,或者简谱要点之类!当时爱哼唱《蝴蝶泉边》这首歌儿,你听,大理三月好风光,蝴蝶泉边好梳妆,蝴蝶飞来采花蜜喲,阿妹梳头为哪桩?朦胧觉得,阿妹这种人物真是好,同样躯体,长得有别样化,单胸脯一项则与男儿各异,同样吃喝,凭啥胸前要突出那么多?没见她们多吃几碗饭啊?自此有些神往!要我说出子曰妙处,却也惘然,那些岁月,不懂写情书,听所谓内行专家说,可以这么写,某某同志,希望我们能在友谊的基础上再上一层楼,再变成战壕里的战友,最后才致以革命的敬礼!终无勇气这么写过,哪象眼下,屁大点儿的小虫子娃,一开口就儿歌似的,我爱你我爱你,好象老鼠爱大米!饿了要吃你!吃你吃你就要吃你,那才是爱你!

  母亲见我已能适应生活,便马放南山,不再作注视状了。我也因之胆子更大,步子更大了,穿件海魂衫儿,蓬头黑发,瘦而健,像个小保尔,扑扑跌跌,莽莽撞撞地走向了新生活。

  那年头,我还没长胡子,也显不出喉节,但干的却是教书育人的伟大事业!

  【自评】往事历历,转眼几十年已过,毛发稀疏,真想再年轻一回儿!做梦去吧!

  【文友刘二狗点评】这老小子,文风亦庄亦谐。但就这样的描画间,人物立了起来,也丰满起来。感谢这样的人,这样接地气的孩子王,让人从内心的尊敬!问好!很有意义的一段人生经历——孩子王。寓教于乐,玩得开心,教得得法,学得有趣,真有你的。老师是个好老师,这种回忆文字充满温情!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