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夜读·散文】辉煌一瞬

2023-02-23 02:51:47 202

摘要:【夜读 · 散文】辉煌一瞬.mp311:24来自东风快递黄佩奇说这辈子赚了、值当了。他说,上小学时就听班里的“军事迷”说过,有一种炮弹威力特别大,能飞到地球上任何地方,指哪打哪。在黄佩奇眼里,这种炮弹像孙悟空脚下的筋斗云,一下能飞十万八千里...

【夜读 · 散文】辉煌一瞬.mp311:24

来自东风快递

黄佩奇说这辈子赚了、值当了。

他说,上小学时就听班里的“军事迷”说过,有一种炮弹威力特别大,能飞到地球上任何地方,指哪打哪。在黄佩奇眼里,这种炮弹像孙悟空脚下的筋斗云,一下能飞十万八千里,于是便叫它“飞弹”。再大一些,他才知道自己眼中的“飞弹”原来叫导弹。

多年以后,他成了某旅发射营的一名新兵。一次看新闻时了解到也有把导弹叫飞弹的,便暗自发笑:这帮人的脑子怎么跟我小时候一个样呢?

黄佩奇刚参加训练时,看到发射车上的导弹有些失望,这么个又大又重的铁疙瘩,就算给它一双翅膀,感觉也飞不出自己想象中的神奇劲儿。但他是个聪明好学的棒小伙,不到一年便熟练掌握了所学专业,并顺利拿上了资格证书,当上一名合格的导弹兵。

专业成绩优秀的黄佩奇被分到该营发射二架。有一天,架长对他说:佩奇,你也是个大富翁呢。他一愣。架长笑道:这导弹,每一枚都价值连城。于是他就明白了这个富翁是什么意思,看那个“宝贝疙瘩”的目光也就有了异样。

很长的一段时间,黄佩奇对这个宝贝多少有些怨言。当了这么长时间导弹兵了,可连一次真正的发射也没有见过。每次操练,他很熟练地摆弄着那些按钮把手,等到发射车支腿调平时,那弹筒便立得笔直。架长喊:测试流程正常!点火!他重复:点火!那手指还真按到发射钮上,可就是不见导弹出去——不是实弹发射,电路没通。每到这时,黄佩奇就好像跑着跑着突然掉进河里,胸口发紧,憋着,又空落落地像失去了什么……

在黄佩奇的感觉里,整个演习到他这里就卡了壳,而他那宝贝铁疙瘩,就是个“中看不中用”的“镴枪头”。于是,他觉得自己也受到了牵连,好像训练大厅里的空气都带着一种责备落到自己身上。

有时,他真想悄悄把那电路接通了。当然,他不会那么做,要是这么贵重的东西轰隆一下出去了:乖乖,就是把他做成金子卖十次也补不回来啊。

每天伺候着这个大宝贝,黄佩奇心里还真不是个滋味。为了出气,他给它起了一个名字——绿憨憨。没人的时候,他会拍拍它的肚子,牢骚几句;心里有了情绪,他就会拍拍它的屁股蛋儿,数落几句。心情好的时候,语句还轻一点;要是窝了火生了气,嘿嘿,那就对不起了。可每当看到它那委屈模样,黄佩奇的气也就消了大半。

黄佩奇不相信它总能耐得住劲儿,总得给咱哥们儿露个脸吧?他对它还是抱有信心的,相信它迟早会一鸣惊人,给自己争上一口气。

这一天,还真的来到了。

那是一次架架比武考核演练,“阵地遇袭”“号手减员”“卫星临空”……受考发射架全程不断接受特情全方位的“洗礼”。黄佩奇所在的架组成员冷静处置、协同配合,最终率先抵达指定发射地点。随着架长下达待发射口令,只见发射筒的盖子一下子打开了,导弹冒出了尖尖的脑袋,仿佛一柄尘封许久的绝世宝剑终于出鞘,在夕阳余晖的映衬下,宝剑散发出耀眼的锋芒,随后直刺苍穹。那架势,黄佩奇还真是头一回看到。他不禁感叹道:“原来这才是绿憨憨的真面目啊。”

从此,他明白了什么叫真人不露相。它就神气那么一回,自己的腰杆子也硬了,气也足了,威风也有了。

此后的黄佩奇,对这兄弟更是倍加关照,他能准确地感受它的状态。没人的时候,他会摸着它的脑袋,唠叨唠叨自己的心里话,有些话,战友之间或是班务会上还真不方便说。在这个兄弟面前,就没了那么多顾忌,而且这些话一倒出来,心里总会有种说不出的舒坦和轻松。时间一长,黄佩奇都觉得自己快要离不开这位知心伙伴了。

有一天,架长神秘兮兮地把黄佩奇叫到一边,像黄佩奇拍“绿憨憨”一样拍着黄佩奇的肩膀,说:“有你的好事了!”

“好事?”黄佩奇的眼睛眨了几下。

“你想了几年的好事!”架长指指身后的发射车,而后右手夸张地指着头顶,“我这个当长的也没碰到过几回呢!”

黄佩奇明白了,盼了多少个日日夜夜的实弹发射,终于来了。他情不自禁地盯着发射筒,真想马上把这个消息告诉在里面“修行”的憨憨。好家伙,这小子可以狠狠地风光一把了,自然,它打出了威风,他黄佩奇也可以好好地牛一把。架长说的没错,这实弹发射,他黄佩奇当兵几年还真不一定能碰上,要是等到复员回家也没来回真的,多年以后那尘封的牛皮怎么吹?

中午,宣布了实弹发射的命令。整整一下午,黄佩奇做足了准备工作,一直伺候着“大宝贝”,兴奋得不行,对它有满腹的话,只是工作时间不能说。

好不容易熬到晚上,他一个人很神气地来到“绿憨憨”面前,轻轻地拍拍它,说:“明天,你得好好露露脸,打出个最佳精度。等回来,我好好……”说到这里,他心里咯噔了一下……

回来?回来?这才反应过来,这兄弟明天一飞出去,就再也回不来了。

黄佩奇一下子呆在了那里。没想到,这个朝夕相处的好伙伴,明天自己手指一按,就要永别了。他觉得喉咙发紧,慢慢地,黄佩奇走过去,紧紧地抱住它,泪水,无声地流了下来。

“你不要难过,这一天也是我早就盼望的。”

朦胧中,黄佩奇听到有人在他耳边说话,用心一听,才知道是绿憨憨。

“你也早就盼着?”黄佩奇纳闷。

“是呀,你想想,我的存在,不就是为了有一天能飞出千里之外摧毁目标吗?或者说,正因为有了这一天,我的存在才能被证明。”

“可是,你是要被炸得粉碎呀。”黄佩奇嘟囔。

“我能发出巨大的能量,发出巨大的声音,到时你就会看到,那是多么辉煌的一瞬呀!”

“那也只是一瞬。”

“这一瞬,比躺在那里不吭不哈还要一直让人伺候强呐。”

黄佩奇低声啜泣,纵有万般的不舍,此刻却说不出来一句话。

绿憨憨看出了他的心思:“我走了,新来的导弹上,有着我新的生命,到时候,你一样可以和它,不,也是和我谈心。”

黄佩奇重重地点点头。

第二天,黄佩奇看到绿憨憨飞出去的那一刻,果然是无比辉煌。他觉得自己身上有什么和它一道飞入了云层,同时,它又有什么留在了自己身上。过了好一会儿,他透过泪眼,看到尾焰在天空中留下的痕迹,仿佛是一张笑脸在向他挥手告别。

他渴望自己什么时候也能这么辉煌一下,哪怕只有一瞬间。

作者:岳小林、郝首文

播音:李晔成

文稿来源:火箭兵报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