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当代散文|外公

2023-02-23 03:38:55 46

摘要:文/马苓军第一次见到外公,我大概五六岁的样子,刚刚记事。从枣庄到泰安几经转车来到外公的村庄。夕阳下,外公正在果园里忙碌着,我和母亲正巧路过果园,当外公听说我们来时,高高兴兴地从果园走出来。外公拿出两个甜瓜让我吃。那次,我对外公有了第一印象。...

文/马苓军

第一次见到外公,我大概五六岁的样子,刚刚记事。

从枣庄到泰安几经转车来到外公的村庄。

夕阳下,外公正在果园里忙碌着,我和母亲正巧路过果园,当外公听说我们来时,高高兴兴地从果园走出来。

外公拿出两个甜瓜让我吃。

那次,我对外公有了第一印象。

外公个子不高,有些驼背,头戴草帽,脸呈褐色,说话时山羊胡不停地抖动,显得慈祥而亲切。

外公笑眯眯地看着我,用手抚摸着我的脸,不停地叫着我的乳名。

见到外公,我没有丝毫的生疏感,牵着外公的手向村子里走去。

外婆知道我们来后,早早地准备好晚饭,是一盆用青菜和鸡蛋炒的卤子和自擀的面条。

在外公那里有个习俗,只要来客人头一顿吃就是炒卤子拌面条。

所谓炒卤是把鸡蛋或牛肉馅炒熟后,放入青菜倒入水,吃时与面条搅拌一起,连吃带喝。

那时生活困难,会往卤子里放许多盐,牛肉放的少,菜多。

外公从小篮子内拿出炒花生,剥壳后一粒一粒地放到我嘴里。

我感觉外公炒的花生真香。

天黑了,煤油灯下,外公家还有来来往往的人,他们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屋内院内充满着亲情。

那是我对外公家最初的印象。

几年后的一个暑假,十一二岁的我,跟着母亲又一次乘车来看望外公。

外公生活在泰山脚下一个风景优美的村庄,这个村就是现在的满庄镇中淳于村。

在外公屋旁和屋后有一条流淌的小河,屋前有一片桃树林,空气十分新鲜。

当时的农村生活比较苦,外公一家住在河边的土高坡上,房屋用土夯盖而成,门槛挺高,为了更好地阻挡雨季时冲进屋里的河水。

站在外公家的高坡上能看到村庄全景,低矮的房屋几乎全是用土夯成,缕缕炊烟升起时能闻到烧柴禾特有的香味。

外公家做饭大都用拾来的树枝杂草,或用晒干的牛粪烧火,外婆手拉风箱控制着火势。

外婆边拉风箱边往炉子里续放柴草。

熬地瓜汤时,外婆会在锅的四周,贴着玉米地瓜掺合的饼子,汤熟了,饼也就熟了,吃的菜除了自己地里种的外,另一个菜始终不变,那就是腌的青萝卜。

外婆从缸内拿出大萝卜,抖抖上面大盐粒,把腌制的萝卜切成厚条,不放丁点的调味品,把它放在厚厚的碗里。

这基本是外公家雷打不动的主菜。

每当青萝卜成熟季节,外公和外婆把青萝卜切成块,放到准备好的大缸内,撒上盐,腌制后食用。

鸡蛋是外公家一年四季基本的生活来源。

我的到来乐坏了外公,他把积攒好长时间的鸡蛋天天给我吃,不是炒就是煮,有时用鸡蛋换来豆腐皮给我炒着吃。

我现在还觉得外公那里做的豆腐皮特别好吃,皮薄,豆香,每次去总是带些回枣庄。

外公在生产队里干活再累,都要和舅舅一起领着我和表弟到屋后的河里去抓小鱼、小虾。

有一次发了大水,他们在河里还抓了好多好多的鱼!

把抓来的鱼大小混炖,那鱼香味到现在我都没有忘记。

外公喜欢喝茶,母亲每次回家,总是给外公带茶叶,外公舍不得独享,把茶叶包成若干份分给亲戚和邻居们。

外公喝的茶叶我见过,叶大根粗,呈黑色,用开水泡后会升起淡淡的霉味。

外公喝起茶总是乐呵呵的,有滋有味。

外婆说:“你外公一辈子不喝酒不吸烟, 最大的喜好就是喝茶!"

我记得一个傍晚,村庄显得十分幽静,只有河边上的青蛙和各种不知名小虫发出鸣叫声,扰乱了平静的夜晚。

我和外公坐在门前的桃树下,劳累的外公半眯着眼睛,用手不停抚摸着脸上的山羊胡,他喝着茶,慢慢地品尝着,只有茶能带给他忙完一天后独有的享受。

此时是外公最美好的时光。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对外公说了一句话,这句话让我记一辈子。

我说:“外公,等我长大了,参加工作有钱了,逢年过节我给您寄钱,让您买茶叶喝!”

外公睁大眼睛望着我,连说几个“好”字,然后伸出手抚摸着我的脸:“你说话是真的?”

“真的, 我不骗你!”我伸出手给外公拉了勾。

外公抚摸着我的脸说:“你是个孝顺的孩子,我好好的活,喝到外孙子给我买来的茶叶!”

借着月光,我看到外公满脸的笑容。

两年后,我又回趟泰安,当然要带着外公喜欢的茶叶。

我现在还清晰地记得,每天早晨外公到五叔家喊我吃饭。当我走出屋的一霎间,望见外公的笑容和那在寒风中抖动的山羊胡,让我激动一阵子,这景象我一辈子都不会忘记。

我暗暗发誓,等工作有了钱,一定要为外公买茶叶喝。

转眼几年过去,我参加了工作,有了属于自己的工资。我没有忘记对外公的承诺,春节快要到的时候,我把钱准备寄给外公,让他买茶叶喝。

就在这时,一张电报传来了外公去世的消息。

我悲痛中充满着遗憾,外公永远不能收到我寄给他的钱,我的茶叶他永远也喝不到了,这成为我一生中最大的憾事。

那天晚上,我躺在床上,眼前不停地闪现出外公的样子,还有我和外公拉勾的情景,泪水模糊了我的双眼……

我后悔为什么不早一点参加工作,为什么不早点向外公寄钱,哪怕一次也行呀!

外公葬礼上,我用第一个月的工资,为外公买了二斤茶叶。

在外公的墓前,把茶叶放上,我哭着说:“外公,我没失言,我给你买来茶叶,外公你尝尝呀!你为什么不说话呀!那个晚上你和我拉过勾,外公、外公,你听见了吗?……”

外公没有喝到我给买的茶叶,每次我去舅舅家,总是买去茶叶,这也是一种传承,只有这样我心里才感觉到安慰。

这些年,我经常到外公的村庄去,每次去让我感到外公的村庄变化特别的大,现在的村庄绿树成荫,土砌的房子不见了,变成了排排整齐的红砖到顶的瓦房,泥泞路变成了宽阔的柏油路,而且直通市里。

这里已升为市级开发区,村前就是全省最大的钢材批发市场,旅馆、商店、饭店一家挨一家,表弟和表妹在这里生活很好,有的经商,有的干着长辈留下的手艺活——制作粉皮粉条,有的在附近工厂打工,二表弟独自来枣庄后,结婚生子并有了孙女、孙子,而且在枣庄开了一家饭店,几年前旧城改造,政府给他们家分了两套住房,去年用一百多万元买了两层门市。

前不久,我到泰安大表弟家,他拿出几种茶叶让我挑着喝,突然间,我想起在院里桃树下,外公喝茶的样子,眼泪刷地流了出来。

我想对外公说:“你的后代不仅过上了小康的生活,而且正朝着更加富裕的生活迈进!你现在活着该多好啊……”

哦,外公的村庄啊!现在已发生了历史性的蜕变,那落后的村庄变得繁华、贫穷变得富有、冷静变得热闹,不久的将来,一座现代化新城将在外公的村庄崛起……

面对现在这样好的生活,我更想您——外公。

【作者简介】马苓(岭)军,全国公安文联作协会员,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枣庄市作协会员,枣庄市市中区作协副主席,曾在全国省市级媒体刊物发表过文学作品,出版过长篇小说。

《当代散文》由山东省散文学会主办,散文双月刊,主要发表山东省散文学会会员作品,欢迎山东籍散文作家申请加入山东省散文学会。山东省散文学会常年举办各种散文活动,为作家提供图书出版服务,欢迎联系。联系电话:19861847653;18653131587;投稿邮箱:ddsww2022@163.com

壹点号当代散文

新闻线索报料通道:应用市场下载“齐鲁壹点”APP,或搜索微信小程序“齐鲁壹点”,全省600位记者在线等你来报料!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