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名家散文:一棵小草

时间:2023-02-23 03:39:39 | 浏览:212

我写过白玉兰,朋友们便认为我喜爱白玉兰。我写过松柏,朋友们便认为我喜爱松柏。我写过雀梅,朋友们便认为我喜爱雀梅。后我又写了南竹,朋友们便认为我喜爱竹子……其实这些对也不对;我爱自然万物,爱各种植物。如果偏要我说独爱哪一种植物,我真没有特别偏


我写过白玉兰,朋友们便认为我喜爱白玉兰。我写过松柏,朋友们便认为我喜爱松柏。我写过雀梅,朋友们便认为我喜爱雀梅。后我又写了南竹,朋友们便认为我喜爱竹子……其实这些对也不对;我爱自然万物,爱各种植物。如果偏要我说独爱哪一种植物,我真没有特别偏爱的,因为都是生命,平等于地球上,不应该因为人之偏爱而有高低贵贱之分。

可为人类食用,或其姿态于人类审美而言美丽,又或其不易于培植就高贵?

其种群繁殖茂盛,或人类不能食用,或其姿态于人类审美而言平庸就低贱?

如果是这样,身为地球主宰者的人类,未免过于自私且武断。

朋友来我家做客,都喜欢窝在我的客厅和书房,而不愿呆在我的花园。我问友人为何不到花园品茗聊天?友人说,我的花园过于奔放、潦草,其言下之意就是我的花园没有打理,根本不像花园,草木太过凌乱就像坐在草堆里一样,不够“赏心悦目”。还有不见外的朋友打趣说我不像文人,文人标配“梅兰竹菊”四君子,一君不见,一园子都是“阿阿叉叉”的草,还有葡萄藤和那颗大铁树都长到室内了,这种风水格局也真是令人“高山仰止”。

是的,我愿意为树木“理发”而不愿给它们做“截肢手术”,我愿意为花草“挪窝”而不愿意把它们“斩草除根”。草木有了适当的生长空间,又有了我的庇护,长着长着,就长室内来了。但即便是长在了室内,葡萄藤下用膳,铁树针叶下把谈,这又有何不好呢?人与自然万物融为一体,其乐融融也。



万物皆有灵性,有了我这样通其灵性的主人,一棵小草不知缘由地长到了我二楼书房的窗旁。这是一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草了,功香姨搞卫生没注意到它,小儿恩恩来书房翻箱倒柜找乐子没注意到它,而我也是某晚看雨,不经意地瞄了窗角一眼,看见一小撮翠绿。它在雨中,细长的五片针叶上挂着雨珠,室外的灯光照在上面闪闪发亮,偶尔有风吹来,它甩动着叶片显得精神抖擞。啊,一棵小草!也不知道它长了多久。

小草虽没有玫瑰的芬芳、竹子的挺拔、松柏的苍劲、睡莲的“出淤泥而不染”、梅花的“香自苦寒来”、梧桐落叶时的浪漫、雨后梨花的凄美,但这棵普通的小草,在植物界,就像我们每个普通人在人群中一样,亦是平等的生命。它在风雨交加的夜晚,出现在我窗前是冥冥中的注定。我也不除它,它也不扰我,就这么静静地陪着我,看我写作,听我念书,伴我听歌发呆……

从此以后,我的心灵在窗角又多了一个归处。

夏日炎炎,小草偶尔焉软,我便洒几滴水,第二天它又生机勃勃地矗立在那里,像个哨兵;到了秋天,它开始枯黄,浇水也无济于事,我顺应自然规律,默默地用心送着这位朋友重新融于自然;隆冬腊月,它已不在了,剩下我一人,看着窗角的一小团草垛子发呆:小草死了吗?

没有小草的陪伴,我独自度过了漫长的冬季,也渐渐习惯了没有小草的日子,不再去窗角寻找这位老朋友的身影。直到立春,天气开始转暖,花园里开始出现生机。我回到书房,再次向窗角的草跺望去——生机!小草长出了一根尖尖芽,翠绿翠绿的,旁边还零星冒着一些针尖般细小的红色叶头。小草没有死!再次见到阔别多日的老朋友,我看到了生命的顽强和希望。于是我和它一如往常一样,读书、写作、听歌、发呆……



日子就这样一天天过去,小草陪伴我整整四个春夏秋冬。

去年端午看完龙舟赛,我回到家,发现花园变得“整整齐齐”,园中的花草树木皆有新鲜的断口。我大吃一惊,捉来我那笨婆娘钰杰质问:“发生了什么?”

“树根草根都长墙上去了,花坛都裂了,要浸水的。”她得意洋洋地指着桌上的“凶器”——那把崭新的树剪,“早说了花园要打理,你看,现在多漂亮!”

“漂亮个屁,你这个刽子手!”我指着她的鼻子大骂。

她不以为然:“你的书房也给你收拾了,书乱堆,搞得生活不能自理一样。”

书房!我大惊失色,突然有种不祥的预感,赶忙冲到二楼。

果然,窗户抹得干干净净,窗角也像打靶场一样空空荡荡。

“他呢?!”我吼道。

“弹钢琴去了,”钰杰瘪瘪嘴,惶恐道,“又画了你的书?”

“我不是说恩恩,我是说那棵草呢?”我指着窗角。

“哦,铲了呗。你说你书房都长草了,传出去也不怕别人笑话……”

铲了?!我陷落在沙发,脑海一片空白,看着空荡荡的窗角,心里留下了一块疤。

小草,你我缘分已尽,永别了!不可否认地,万事万物终有它最后的,也是唯一的归宿,宇宙这台大机器的程序早已设定如此。但你还是值得的,最起码我关心过你,记录了你,会有更多人知道曾经有过这么一棵对我意义重大的小草。

然而,春去冬来,斗转星移,苍茫大地上的其他小草,又有谁会注意到呢?甚至百年、千年之后,又有谁在意我们每个人都曾经生活在这个地球上呢?

小草,知足吧!安息吧!


(作者:chaos·π,文摘来源:赣南日报)

相关资讯

40种名家散文出版:作家共谈“散文为何如此迷人”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实习生 代方莹千百年的散文创作,或记事,或写景,或言志,真实记录时代的沧桑变幻与人类审美情感的演进。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现代意义上的白话“散文”批判继承中国古代散文的传统,借鉴西方文学中“随笔”的创作特色,成为与小说、诗

名家散文:鲁迅《秋夜》附鉴赏

名家散文精选秋 夜作者 鲁迅在我的后园,可以看见墙外有两株树,一株是枣树,还有一株也是枣树。这上面的夜的天空,奇怪而高,我生平没有见过这样奇怪而高的天空。他[1]仿佛要离开人间而去,使人们仰面不再看见。然而现在却非常之蓝,闪闪地䀹[2]着几

名家散文:一生,总在得失之间

贫穷时渴望财富,孤寂时渴望爱情,年老时渴望青春年少,死亡前又留恋生命。痛苦伴随欢乐,健康与疾病并行。如同有朝阳的升起,就有夕阳的落下;有天上的月圆,人间就注定有月半。聚散离合,忧患得失,全是一念之间。有得必有失:生就男儿身,便失去了女儿态;

名家散文:一棵小草

我写过白玉兰,朋友们便认为我喜爱白玉兰。我写过松柏,朋友们便认为我喜爱松柏。我写过雀梅,朋友们便认为我喜爱雀梅。后我又写了南竹,朋友们便认为我喜爱竹子……其实这些对也不对;我爱自然万物,爱各种植物。如果偏要我说独爱哪一种植物,我真没有特别偏

100篇名家经典散文摘抄

倘若出城,走三四十里路(我们那里的里程是很短,一里才及英里三分之一),来回总要预备一天。你坐在船上,应该是游山的态度,看看四周物色,随处可见的山,岸旁的乌柏,河边的红寥和白殇,渔舍,各式各样的桥,困倦的时候睡在舱中拿出随笔来看,或者冲一碗清

名家美文共欣赏:朱以撒散文佳作《低语》等2篇

低 语我必须穿过几条小巷才能到达老家的门口,拐一个弯的时候,我又见到了很熟悉的场景:两个老妇人倚在门边,头挨得很近,正在交谈。她们注视着过往行人,调整着本来就很低的音量,以至低到只限定在二人的耳听范围内。一方口中的气息笼罩着对方的脸,如果是

名家美文共欣赏:朱以撒散文佳作《柔软》等2篇

柔软暮秋经过这一大片河滩的沙石地,效果比春日好多了。已经通体枯黄的芦苇枝条,头上都顶着一丛丛的银灰色芦花。时光使每一株芦苇的生命都达到极端,以柔软出现,毛茸、蓬松,还有一种轻如蝉翼的分量。顺从着风力,像敷衍开来的云层,夕阳打在一部分芦花上边

名家美文共欣赏:朱以撒散文佳作《绝响》等2篇

绝响找了一个题目来做,最终还是无法把文章写出来。中间的材料缺失太多了,以至于联缀更多地依凭臆想。臆想多了,可靠性就大打折扣。我只好搁笔——这样的结局我已经遇上好几次了。从龟甲上寥寥的刻痕、竹木简上掠过的墨迹,我一直觉得残破已经够多了,这也影

名家美文共欣赏:朱以撒散文佳作《花篱》等2篇

花 篱 宽阔碧绿的草坪中,坐落着一些二层小楼。草坪与草坪之间,是低矮的花篱,把这个家居和另一个家居区别开来。花篱是由许多细密的花树构成,绿色叶片中绽放着细碎的白色小花,映衬着宁静与安逸。过往行人的目光,可以毫无阻隔地穿过花篱,看到小楼的别致

名家美文共欣赏:朱以撒散文佳作《树影下的家族》等2篇

树影下的家族 生前寂寞身后名,可以作为众多贤人的注解。孔子也不例外,尽管他的身影已意象化,如一道遥远的风景。 他活着的时候,生灵涂炭,物欲横流。在严酷的现实面前,孔子不是躲在他的三间故宅里高谈阔论,而是坚决地干预现实生活。如任鲁国大司寇期间

名家美文共欣赏:朱以撒散文佳作《长调》等2篇

长 调 坐进老式的乌篷船,船身微微晃了一下,天色忽然暗了下来。走出一段,薄薄的月色浮在水面,两边房舍影影绰绰。有人走下来提水,有人在窗内立着,静谧的气息无声地铺开。主人轻轻摇着长长的橹,木质之间相互摩擦,欸乃而起,成了水面上最朴素和温柔的声

名家美文共欣赏:朱以撒散文佳作《壶口月色》等2篇

壶口月色今晚,壶口有月。我从笔墨飞扬的笔会大厅悄悄地溜了出来,漫步在这条林荫小道上,任月光随意地泼洒在我的身上。初夏的壶口之夜,和室内的热情相比,外边还是有些凉意,同时也静寂空旷。还不到十五的满月,光亮不能以皎洁称呼,尤其是不断掠过的厚厚云

名家美文共欣赏:朱以撒散文《枝头消息》等2篇

枝头消息枝头漫出鹅黄,很嫩,似乎吹弹即破。它们都蜷缩着,像是握住的拳头,还要一点时间,随着越发上升的气温,渐渐打开它的容颜。这是多么有诗意的色泽啊,很隐含、阴柔,同时又有一缕开张之气正待散发。刚刚好——我欣赏的正是这种欣赏态。我是比较关注节

名家美文共欣赏:朱以撒散文《苍茫中原》等2篇

【作家简介】朱以撒,男,1953年生,福建泉州人。现为福建师范大学美术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福建省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书法家协会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国书法兰亭奖评委,中国作家协会会员。自幼研习书法,大学毕业后从事书法教学、创作和理论研究,先

名家美文共欣赏:朱以撒散文佳作《欣赏的精神自由》等2篇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金牌月嫂网今日烟台笔记本电脑网天津旅游网潘玮柏歌迷网埃隆马斯克粉丝网每日问候语科比·布莱恩特球迷网周易算命大师香港太平山顶汽车轮胎批发信息北京房产信息网明星排行榜今日临汾朱氏国学起名网
散文精选网-是一个以散文为主题的短文学文章阅读网站。内含有各种经典好文章,爱情、诗歌、优美哲理抒情散文,经典短文学等。提供了大量优质的散文随笔欣赏、唯美心情、生活、秋天、青春、短篇、励志、爱情散文等内容。
散文精选网 weikeli.cn ©2022-202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