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青未了|散文《山水淘趣》(秋走龙胜)

2023-02-23 03:44:37 716

摘要:《山水淘趣》文:周政(秋走龙胜)都说龙胜的春天是最美,我去的时节是秋天。那年的十月,我去漓江出版社改我的长篇小说《落红》,有机会去龙胜一游。说来也巧,这一天我本来和出版社编辑部的魏主任说好了去游漓江,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人民日报》大地副刊...

《山水淘趣》

文:周政

(秋走龙胜)

都说龙胜的春天是最美,我去的时节是秋天。

那年的十月,我去漓江出版社改我的长篇小说《落红》,有机会去龙胜一游。

说来也巧,这一天我本来和出版社编辑部的魏主任说好了去游漓江,但半路杀出个程咬金,《人民日报》大地副刊的编辑王玉芳突然到了漓江,她竭力推荐我去龙胜一看,并鼓动魏主任把汽车往龙胜方面开。

实说,我该是叫王玉芳绑架去龙胜的。

从桂林到龙胜汽车要行二个多小时。

“到龙胜去看什么?”

在车上我问王玉芳。

“当然是看梯田了。”她不以为然地回答说。

“这有什么可看的?看梯田还不如上大寨。来桂林不上漓江看山水就枉来一趟。”我不满地说。

“你今天陪我上龙胜是有任务的,你要给我写一篇龙胜游记,我下期好用。”她正色地说。

我再没有话可去反驳她的了,就只有随缘吧。

我们的车刚进寨子,就有许多二人抬(仿佛是四川的滑杆一样的交通工具)的轿伕围了上来,七嘴八舌地问你要不要坐二人抬,三十块钱就把你抬龙脊山顶。

十月的龙胜,太阳还是火辣辣的,看一眼红脸的天,就坐吧,权当是从桂林到龙胜的车票钱。结果我一声说坐,这些轿伕都争抢着去抬王玉芳,扯胳膊拉腿要把她撕碎似的。王玉芳没抢到手,他们就去抢魏主任,把我晒了干。有几个轿伕围着我转了一周,还是苦笑笑,摇摇头就走了。我恍然大悟:哦,他们是嫌我的分量太重了。我生气地问了一声,“你们不抬我可要走了。”

“尕们逮(我们抬)。”有两个看上去四十多岁的壮族妇女朝我走过来。

我一看,就躲瘟疫似地向后躲闪:“不行!不行!我绝对不能叫你们来抬!”

“你给钱,尕们出力。公平交易有什么不行。上来吧。”

说完,两个妇女直拉直扯要我上二人抬。

无奈,我只有由着她们。

呵,坐上去才知道自己的决定是英明的。这上山的路还真不好走呢。曲曲弯弯不说,还是羊肠小道,坐在上面险兮兮的,好像一不留神就会掉落下来。也许是王玉芳娇小身轻,也许是抬她的是两个青壮汉子,她悠悠地就到了半山腰,把她恣地躺在二人抬上浪着嗓子唱“花儿”。她好像是有意来戏弄我,因为我的二人抬落她后面老远,渐渐我就看不见她的影子。就连是魏主任的影子也看不见了。我也不好意思催促两个抬我的妇女,望着她们满身大汗,气喘吁吁的样子,我十分不安,真有点“胡汉三”感觉。于是我说,“你们快停下,我下来,钱我照样给你们。”

看来她们是真累草鸡了。在我一再的坚持下,她们咬牙切齿地又走了几步后就放下了二人抬。

“老客,尕们陪你上龙脊山。”那位漂亮的妇女说。

“不用,不用。”我连连摆手,拒绝了她们的好意,把三十块钱给她们,她们俩缩回手摇头不要。

逼急了,那位漂亮的妇女说:“你只要答应尕们陪你上山,尕们就拿着钱。”

我正在犹豫不决,另一个妇女用生硬的普通话说,“大哥,你一个人走山路多孤单,再说你别迷路了。我们陪着你一来给你当向导,二来给你当导游。”

见她们执意的态度,我就默认了。

一路之上,有美女结伴也不寂寞,沿着那条通天的小路直往上爬,偶尔回过头来看白云在脚下,你就像是神话中的神仙在驾着白云而行。往上看头顶上还有白云在飞渡,这时候你才走到半山腰,上山的路还有遥远的一段。

梯田是那么让人惊叹:这怕是天底下最有性格的田啦。一层层一块块,从河畔伸向天边,从山梁绕过山谷。那些山梁末梢处,有一个个圆圆的土垛。弯弯曲曲的田埂,挽着秋天成熟的田丘,落下一片金黄的颜色。这是我登上龙脊山触目惊心一望,方知王玉芳说的不错,不上龙胜看梯田会后悔的。魏主任对我说,每年的四五月份,是龙脊梯田最佳观赏时间,田里的秧还没插,水汪汪的,层次分明,许多搞创作的人来到这里,以各自的方式来记录下这里的绝世美景。有人把这些景致称为“七星板月”。

看过梯田,在寨子里闲逛也是一种令人激动的事情。总有种种质朴而生动的画面跌入你的眼中;光滑的青石板路延伸到寨子的每一个角落,尽头便是壮家的吊脚楼,还有铺在空地上的嗮辣椒,红红的一片,在秋天的阳光下热烈地瞧着过往的游人;头缠毛巾、穿着黑色壮家服装的女人,腰里别着砍刀、肩上扛着锄头,在阡陌中放歌;还有瑶族姑娘,头发长到地上,乌黑发亮,如果你要求,她们就给你表演盘发,伴你跳舞,让人大开眼界。当然,得付点钱呃。她们也可有经济头脑呢。

初进龙脊壮乡,人地两生。这不要紧,壮家人会亲切地招呼,嘛了!意思是回来了。壮家人对你一见如故,把你视着久别的亲人。贵客临门,主人不沏茶不到水,而是走进酒房,舀出满满一碗清香的甜水酒,给你接风洗尘。此时,主人觉得你平易可亲,和蔼可敬,旋即摆上美味佳肴,诚挚而热情地邀请你尽兴而饮。席间,男的斟罢女的筛,女的劝了男的陪,非要你喝个一醉方休;若是你开怀畅饮,主人便高兴三分。当你醉意朦胧时,主人除了称赞你是“醉酒英雄汉,壮家好朋友”外,还端来清水让你洗漱,然后笑咧咧地送你去客房休息。

不过,这样的好事在已成为景点的地方是碰不到的。只是你走累了,到吊脚楼歇歇脚,讨碗甜水酒喝也会甜冽心肺的。

龙胜是壮家瑶家的家园,幸福安康,感慨一方水土养一方人!

壹点号 周政文学专栏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