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第五届「散文精选入围作品」刘明才|捉大雁

2023-02-23 03:54:41 961

摘要:捉大雁☆刘明才故事发生在1974年的冬天,我上小学五年级,12岁。我的故乡是典型的鲁南大平原土质,黄沙土,一个特点:肥!旱不干涝不湿,旱涝保收,一点肥料不上,刨个坑点上种子就收庄稼,一年收两季:一季冬小麦,一季玉米或者大豆。每年过了端午,芒...


捉大雁

☆刘明才


故事发生在1974年的冬天,我上小学五年级,12岁。



我的故乡是典型的鲁南大平原土质,黄沙土,一个特点:肥!旱不干涝不湿,旱涝保收,一点肥料不上,刨个坑点上种子就收庄稼,一年收两季:一季冬小麦,一季玉米或者大豆。每年过了端午,芒种时节,一场西南风刮过,那一望无际金黄的麦浪,比大海还要宽阔;每年过了八月十五,白露时节,那满地的青纱帐,玉米像棒槌,大豆摇串铃……富裕啊,这个地方流传着一句谚语:南京到北京,不如皇路(我老家)的黄沙星!黄沙星就是这里的黄沙土。你想这里有多富裕,连南京、北京都不如,活该这个地方的老百姓享福。


鲁南大平原上还有一种土质,黑氯土,黝黑、坚硬、胶粘,“干如胶渣湿如膘,不干不湿扣不掉!”适合于种两季作物:一季是冬小麦或者大蒜,一季玉米或者大豆。所以我们这里是有名的“大蒜之乡”,天下第一蒜就是这里出产的,能防治癌症,我们家乡是全世界癌症发病率最低的。由于这种黑氯土,还打胜了著名的“鲁南战役”,蒋介石有名的机械化王牌26师就葬身在黑氯土中。战斗中下着毛毛细雨,机械化部队的车轱辘被黑氯土粘住了,开不动,只能乖乖地投降。


故事就发生在俺老家东湖里那片广袤的黑氯土地里。


“交了九,大雁往南走”,这是说大雁往南飞;“七九河开,八九雁来”这是说大雁往北飞。农谚云:“一九二九不出手,三九四九凌上走,五九六九河边看柳,七九河开,八九雁来,九尽杨花飞。”我们捉大雁,就是在“一九”的时候,这时候刚刚进入冬季。这时候的鲁南大平原,就是一块巨大无比的绿毯子,麦苗绿油油,蒜苗绿油油。大雁路过这里下来进食,吃麦苗!



远远望去,落下来一片大雁,青瓦色的,小绵羊一样,尽情地吃麦苗。想抓住它们非常难,人们靠不近,它们就飞走了,它们的警惕性很高,有站岗放哨的。它们吃饱后,盘旋上升,有时排成一字,有时排成人字,鸣叫着向南飞去。很多时候我静静地看着,大雁把我的思绪带得很远很远……


我蓄谋很久,想抓住一只大雁!


这是我们村一位我称呼他三爷爷的传授给我的方法。秋天里,鲁南大平原的玉米地里生长一种小瓜,像乒乓球一样大小,俗名叫“马卜”,我查了很多资料也弄不清楚是不是这两个字。“马卜”结出来一串一串的,多的一串能有十几个,熟透了喷香喷香的,姑娘、小子摘了放在书包里闻香味。收了“马卜”,晒干了,香气扑鼻,保存好了。到了冬季,需下过一场小雪,麦苗子只露出一点尖尖儿在外面,大雁吃不着。把“马卜”用麻绳串成串,扔到麦地里,就能钓到大雁!


那年秋天,我收了半篮子“马卜”,在窗台上晒干了,装到一个塑料袋里,藏到了床底下。天气到了交九时候,大雁开始一群一群向南飞,我就盼望着下雪了。这天一开门,院子里落了一层雪,正好是星期天,我的心开始砰砰直跳。赶紧找出“马卜”,偷了母亲纳鞋底的两根麻绳,把“马卜”串了两串,又找了两块砖头,装到书包里藏好,吃了饭,悄悄溜出家门,来到了田野里。


一望无际的雪白,瞅得我的眼生疼。我来到大雁经常吃麦苗的地方,把麻绳紧紧系在砖头上,放在两处地方,相隔十几步远,我又回到路边,卧在排水沟里,远远看着,等待上钩的大雁。


一群一群的大雁落下来吃麦苗,吃完又飞走了,可就是不到我放“马卜”的地方去吃,为什么呢?难道是看到了我的脚印?等啊等啊,脚冻麻了,浑身冻得冰凉,肚子也饿得咕咕叫。太阳滚滚西坠,我灰心了,真想收了麻绳回家。这时,一群大雁鸣叫着从东北方向飞来,一大群,特别大的一大群,盘旋着下落,看距离应该是落到我放“马卜”的位置。我的心咚咚狂跳起来!


我清清楚楚看见一只瓦色的大雁飞了两飞没起来,其他大雁吓得乱飞,腾空远去。



我飞跑着冲过去!真捉住了一只大雁,我一下子扑到大雁身上,把它紧紧压在身子底下,连砖头一起紧紧抱在怀里。大雁拼命挣扎,没抱住的一只翅膀打在我脸上、头上,脸被划破了。


我拼了性命抱住大雁,低着头压着大雁的身子,半闭着眼睛往家跑。大雁呱呱叫着,拼命地扇着一个翅膀,打得我的脸啪啪直响。我顾不了疼痛,一个劲地向前跑,就觉着呼吸跟不上了,胸腔里生疼,两个腿肚子也生疼,浑身都湿透了。


进了村庄,我身后跟了一大群孩子和大人,孩子们嗷嗷叫着,听见有的大人说:“乖乖,了不起,抓住一只大雁……”我觉着我的力气就要用尽了,两条腿就要迈不动步了,坚持着跨进家门,进了堂屋里,我拼命喊:“关上门关上门,别让再飞了!”弟弟关上门,把好多人关在了外面,母亲抓住了大雁的两个翅膀,用绳子把两个翅膀捆起来,两条腿也捆起来,我这才放了手,一下子瘫软在地上。大雁拼命地嘎嘎叫着。


我们家里像赶集一样出出进进着人群。


母亲连夜把大雁杀了,退了毛,剁成小块,炖了一夜,炖了一大锅。天明把我和弟弟喊起来,我俩饱饱地解了一次馋。剩下的盛了一大盆,留下慢慢吃。这样,我们以后天天就有肉吃了,每一次母亲给我们分几块,一直吃了一冬天。


现在回想起来,那只大雁得有十几斤……


今年五一我回到故乡,说起了抓到的那只大雁,家乡人告诉我,我们村东湖里好多年就不落大雁了,如今别说抓了,看也看不到了,环境变了……


作者简介



刘明才,山东省作家协会会员,笔名十月刀,男,60岁,中共党员,现供职于山东省兰陵县文化和旅游局。出版小小说集《包子·书·爱》、诗集《故乡·莲·爱》、续写《平凡的世界》重新定名长篇小说《平凡的人生》,发表文学作品160多万字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