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来自塔里木《塔河文苑》的散文五篇

2023-02-23 04:07:46 168

摘要:夜宿叶尔羌河畔吕 斌夜幕降临,皎洁的月亮,挂在半空中。当我站在图木舒克市大酒店窗前,望着眼前五光十色、色彩斑驳的街景时,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彩玉盘中。一闪一现的霓虹灯,闪得眼花缭乱,不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在模糊的眼眸中,清晰地闪现出四十多年前...

夜宿叶尔羌河畔

吕 斌


夜幕降临,皎洁的月亮,挂在半空中。

当我站在图木舒克市大酒店窗前,望着眼前五光十色、色彩斑驳的街景时,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彩玉盘中。一闪一现的霓虹灯,闪得眼花缭乱,不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在模糊的眼眸中,清晰地闪现出四十多年前的故事。

也许,我真的有些老了。老了之人,总有点恋旧情结,脑海里总是闪出一些往事,都是些断断续续的记忆。像一团乱麻一样,我总想在乱麻中,理出一条完整的麻线,理清自己混乱的思维。

四十年前,那是一个隆冬的季节,空气似乎都被凝结成了冰块。我与另一位驾驶员,驶着拖拉机,给农三师的一个团场送大米。一路上,无暇观赏冬季苍白而凄凉的风景,在望不到尽头的公路上颠簸,风尘仆仆地向目的地赶路。



路过毛拉时,眼前一片荒芜,人去屋空,残垣断壁,杂草丛生,好一派凄凉。据说,这里曾是原农三师的司令部所在地,由于历史的原因,放弃了这块水草茂盛的地方。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叶尔羌河边。只见连绵的沙丘望不到边。胡杨、红柳等灌木,在冰霜中挺立着,芦苇在寒风中摆动着,叶尔羌河已干涸,只有那零星的小水洼,在我的眼前诉说着什么。我们小心翼翼地驶过不太宽的河道,来到河的对岸。

一条两边都是沙丘的路,横亘在我们面前。我们硬着头皮,加足马力向前行驶。突然,蜗牛般爬行的拖拉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车身却纹丝不动地停在了原地。我不禁俩在心里“咯噔”一下,莫非拖拉机发生了故障。我们下车仔细检查后,发现机油泵坏了,机车无法前行。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真是急煞人啊。

无奈,我俩便将笨重的拖拉机分离,找到机油泵的位置,发现机油泵的套管松动了。

我们顾不着严寒,拿着冰冷的工具,简单地修理起来。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又将拖拉机复位,上车启动,挂挡前行。在巨大的扭力作用下,机油泵套管又一次松动,拖拉机彻底地“爬窝”了。我们顿时有点绝望,像一只困在沙漠的孤狼,仰望着苍白的天空,似乎在哀嚎着,谁来救救我们!



寒风中,我们等待着。寒冷侵蚀着我们的肌肤,悬挂在半空的太阳,这时显得非常的吝啬,没有施舍半点温暖的现象。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一辆从同一个方向驰来的拖拉机进入我们的眼帘。我心里一阵狂喜,犹如掉进大海的人,遇到了轮船一样,求生欲望战胜了一切。

开过来的这位年轻驾驶员和我年龄相仿,不到三十岁。黝黑的脸庞,粗糙的皮肤,一排洁白的牙齿,笑起来可亲可爱。得知我们的困境后,年轻的驾驶员很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的请求。我们的拖拉机在他的拖拉机的牵引下,终于脱离了险境,停放在路边空旷的荒漠中。一番谢意之后,年轻的驾驶员驾驶拖拉机渐渐地远去,淡淡的尘埃隐去了他的影子。

当时,通讯工具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只有耐心地等待着,心中祈祷着......。还好,运气不错,来了一辆汽车,我们把他拦下,说明了情况,热心的师傅把货主捎带走了,一颗焦虑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

“微阳下乔木,远烧入秋山”。厚厚重重的云雾盘踞在天空,夕阳只能剩一点点空隙,迸射出一条条绛色的彩霞,宛如浩瀚大漠的胡杨,偶然闪出金色的叶片。环顾四周,一望无际的沙漠,草木稀疏,在夕阳的照射下,与远处的黄色沙丘相映成趣,金黄金黄的。不远处有个道班,住着一对夫妻,简陋的房子,门前光秃秃的,在方圆几十出里,彰显出这里还有生命的存在。

这时,肚子里发出一阵阵“咕嘟咕嘟”的响声,我这才想起来从早晨到现在还没有进一点食。饥肠辘辘、口干舌燥,身体像没有了支架一样,软绵绵地,浑身无力。加之寒冷的气候,生命似乎在绝望中挣扎着。

冥冥期望之中,一位维吾尔族老汉像圣诞老人一样,赶着一辆装满柴火的毛驴车,“忽忽悠悠”地来到我们面前。他慈祥的样子,看上去有五十多岁了,脸上蓄着灰白色的胡须,笑容可掬的脸庞,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老人用维吾尔族语问候我们,幸好,我小时候,粗略地学过维吾尔族语言。我便和老人用简单的语言交流起来,我问老人有干粮吗?老人说有,从随身带的褡裢中拿出两个馕,递给我们。我便拿出钱给老人。老人死活不要,装出一副要生气的样子,嘴里不停地说道,这点儿小事,还要钱,被人知道了,肚子要胀的。一番相互推让,我们只好领下了老人一片好意。



老人赶着毛驴走了。在夕阳的照耀下,一轮光环映在老人的身上,那么美丽,那么温暖。可惜,我忘记了老人叫什么名字。如果还在,已是耄耋之人了。我祈祷:好人一定会长寿的。

黑透的夜空,像倒扣的锅底,依稀的星星布在漆黑的天幕上,一眨一闪,万物寂静。瑟瑟寒风吹着,像小刀一样割着脸庞,刺得生疼。我们便四处寻找柴火,偌大的沙漠荒野中,柴禾稀少,在漫无边际的旷野捡拾柴禾,我们每人总算抱着一些柴火而归。

点燃的柴火,红红的火焰,腾腾升起,像一颗藏在沙漠深处的红宝石。远远望去,似一颗金刚石,只有走近之后,才看出是一团烈火。我们依偎在大火堆旁,数着天上的星星。等待着黎明。夜,非常的长,长得使人难以忍受。加之刺骨的寒风,我恨不得变成千万把犀利的宝剑,穿透浓密的寒冬,给这静静的大漠,投下伞状的光幅。把漆黑的天幕,撕开一道道裂缝,让阳光倾洒到大地的每个角落。

熬呀熬,终于熬到了天亮。太阳像一个调皮的顽童,迟迟地探出了她那红扑扑的小脸,带着羞涩的晨晕,与大地打着招呼。夜里不知在哪栖息的鸟儿,“扑楞”着翅膀,迎着初升的太阳,飞到远处觅食去了。赶早的汽车,拖拉机带着薄薄的白霜,匆匆地从我们身边驰去,留下一阵阵扑面的尘土,弥漫在清晨的荒野中,给叶尔羌河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我们翘首期盼着,等待着救援的人,把我们一夜的恐惧、寒冷、饥饿带到另一个世界去,让夜宿叶尔羌河畔成为一种永久的记忆。



今年初春,我踏上了这块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旧貌换新颜的美图:坑坑洼洼的土路,被纵横交错的柏油路替代。破旧低矮的房子不见,鳞次栉比的高楼耸立在大漠中。整洁的街道,林木成荫,人来车往。铁路、飞机场,构成了现代化交通陆空新图。美丽的叶尔羌河,依旧弯弯曲曲地流着,象铺开的一匹艾得丽斯的缎子,向过往的人们诉说着古老的传说,骄傲地展示如今的新姿。年轻的图木舒克市,美得如同一块醉人双眼的明珠,镶嵌在大漠一隅,静静地依傍在叶尔羌河畔,熠熠生辉。

叶尔羌河,我心中神圣的母亲河。


春的舞步

梁晓杰


雪花放慢了节奏

踏响了春的舞步

桃花来得匆匆

享受了冬的隆重

这桃花雪

定是又为哪家小姐

赶制冷香丸需求

只是可惜了果农

丰收定有折扣



沉寂的春天

郭 海


今晚上月色多好

一个人,走喽,回家喽

沉寂的春天里

我怎么跟孩子一样

喊不醒


三月的黄与绿,落寞的我

翻阅,春天生出的新芽

沉睡于托什干河的流水

发什么楞



春天也沉寂

一些不知名的野花

迎春花,开在翠绿的枝头

蜷缩在大漠,戈壁

就这么定了

晚上在我家吃个饭

目送春光的影子,离去



深夜电话

雪山飞虎


很多年前,我会把那种声音

当做酒醉的探戈

或者一个老赖

对赌债所有权的认定

再后来,是她睡不着时的缠绵

抑或他们有惊无险的偶遇


现在不了,我知道

我有一个92岁的姨妈

有个得了胃癌的舅舅

还有一个做了手术

还在化疗的妹妹


万一是他们中间的哪个

真的,我害怕

那急促短暂的声音挂断后

天堂,又多了一份念想




我和我的父亲

白卫东


转眼父亲已经离开我们快三十年了,可这么多年里,我感到父亲始终和我在一起。特别是我遇到困难、挫折而感到无助和困惑的时候,总能感到冥冥之中有父亲在的鼓励,使我都能平安无虐。也许,这就是天堂的父亲始终对我关注的缘故吧。

我是七十年代出生的兵团孩子。那个时代由于物资困乏,平常人的家庭生活都是相对的艰辛,我们家也不例外。在那个时代中,由于父亲是一个勤劳、手巧、乐于助人的生活多面手,我们家的生活状态,在父母辛苦、勤俭的操持下,没有让我们作儿女的饿肚子,在当时,的确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我也不知是先天的养成还是后天铸就,从小的我,就是一个天生倔强、淘气而又率真的性格。家中,我不是老大,但作为长子,很早就在父亲的点拨下,以及不多的话语中,学会很多生活的技能。比如:六岁站着凳子熬稀饭,抢着帮家人干家务,全家一起到农田里干活。那时,瘦瘦小小的我,五年级就用小桶帮家里挑水,初二就跟父亲学砌围墙、做木工活。和所有的兵团孩子一样,早早地学会一些基本生活的技能,也增长不少的生活见识。在父亲手把手的示范和赞许中,培养了我勤于思考和较强的动手能力,并早早就学会统筹方法与计划做事的能力。

高中自认为成绩不错,我却没能顺利考上大学,赌气到亲戚的摩托车店当学徒。父亲一声长叹,在沉默一段时间后说:“自己的路你自己走,不管如何,走正道,本事靠自己练出来的。”他的话,使我曾经好长一段时日忐忑不安的心平静了许多。

在找到第一份工作后,让高中毕业的我真正体会到“无所适从和太阳每天都是新的”的含义。每天很早起床,打扫车室环境,整理各类零配件名称和功用,并强记心头。工作上做到手勤、眼勤、嘴勤,大脑里带着疑问去学习修车的技能,牢牢记住我没明白的技术关键步骤,晚上琢磨钻研修理技术。由于用心钻研,我很快学会了修理、经营和待人之道,并有应对了不同顾客心理的方法。

在此期间,父亲由于工作调动,暂时和我吃住在一起。父亲经常和我聊到深夜,讲得最多的就是“活到老学到老!”,并列举自己一路走来遇到的奇闻轶事。在那段岁月中,也是我最平和惬意的时光,让我渐渐萌发了安于现状的满足感。



有一次,父亲问我“你个高中生,不去上学拿个文凭,就甘愿一直修车开店?”带着这个课题,我走进了军营。三年军营生活的摸爬滚打,把我练成了素质过硬、不怕吃苦、处事沉稳、并有一定组织管理能力的合格军人。在三年的军营生活中,我信件往来最多的就是父亲写的信。他最多的话语,就是要我好好安心部队的工作,好好在队伍上干,勿念家。

在当兵第二年的时候,父亲出差,顺路来到我们部队,看到训练场上汗流浃背、穿着背心的我,笑着说:“不错!身体壮实多了!”可我感到才一年多未见到父亲,他的背明显已经有点驼了,我的心一下子感到难受。父亲得知我每天坚持温习自己的高中课程,开心的笑了,并告诉我,他通过也在每天坚持学习,已经通过“中级经济师”的职称考试,并说自己还补考了一次。由此告诫我说:“人生一定要不断地学习,学到了知识和本事才是自己的!”

当兵第三年,当得知父亲身体有恙时,我毅然选择退役照顾父亲,直至去世。虽说照顾病人辛苦,但每天和父亲聊天,让我特别温暖和受用。我们在一起共同探讨国事家事,交流对生活感悟、讲故事、说笑话。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感悟最多的时候。父亲走的时候,是那么的平静、安详。父亲离开的那段日子,我的人生仿佛被定格在苍白无力的时光。我恨自己没有本事和足够的钱,让父亲得到更好的医治。为了不辜负父亲的期望,我谨记父亲“做人别让别人戳脊梁骨,做官要清清白白”的叮嘱,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用生存的担当之气,撑起父亲为之期望的生命之家。



从零起步的我,通过不断的学习与努力,在工作也转换了多个岗位的变动中,我还能考取多个学历证书,并顺利通过国考。

父亲虽然离去二十多年了,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感到父亲离开我似的。即使在工作、生活遇到困难、挫折时,时常会想起父亲的音容笑貌。我想,假如父亲知道我的某些境况,他会提出怎样处理方法?在特别无助和困惑时,我常常仰望星空,默许着天上的星星那一个是父亲。我时常在心里相信:面带微笑的父亲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