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来自塔里木《塔河文苑》的散文五篇

时间:2023-02-23 04:07:46 | 浏览:164

夜宿叶尔羌河畔吕 斌夜幕降临,皎洁的月亮,挂在半空中。当我站在图木舒克市大酒店窗前,望着眼前五光十色、色彩斑驳的街景时,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彩玉盘中。一闪一现的霓虹灯,闪得眼花缭乱,不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在模糊的眼眸中,清晰地闪现出四十多年前

夜宿叶尔羌河畔

吕 斌


夜幕降临,皎洁的月亮,挂在半空中。

当我站在图木舒克市大酒店窗前,望着眼前五光十色、色彩斑驳的街景时,仿佛置身于一个巨大的彩玉盘中。一闪一现的霓虹灯,闪得眼花缭乱,不觉得眼前一片模糊。在模糊的眼眸中,清晰地闪现出四十多年前的故事。

也许,我真的有些老了。老了之人,总有点恋旧情结,脑海里总是闪出一些往事,都是些断断续续的记忆。像一团乱麻一样,我总想在乱麻中,理出一条完整的麻线,理清自己混乱的思维。

四十年前,那是一个隆冬的季节,空气似乎都被凝结成了冰块。我与另一位驾驶员,驶着拖拉机,给农三师的一个团场送大米。一路上,无暇观赏冬季苍白而凄凉的风景,在望不到尽头的公路上颠簸,风尘仆仆地向目的地赶路。



路过毛拉时,眼前一片荒芜,人去屋空,残垣断壁,杂草丛生,好一派凄凉。据说,这里曾是原农三师的司令部所在地,由于历史的原因,放弃了这块水草茂盛的地方。

中午时分,我们来到了叶尔羌河边。只见连绵的沙丘望不到边。胡杨、红柳等灌木,在冰霜中挺立着,芦苇在寒风中摆动着,叶尔羌河已干涸,只有那零星的小水洼,在我的眼前诉说着什么。我们小心翼翼地驶过不太宽的河道,来到河的对岸。

一条两边都是沙丘的路,横亘在我们面前。我们硬着头皮,加足马力向前行驶。突然,蜗牛般爬行的拖拉机发出巨大的轰鸣声,车身却纹丝不动地停在了原地。我不禁俩在心里“咯噔”一下,莫非拖拉机发生了故障。我们下车仔细检查后,发现机油泵坏了,机车无法前行。

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真是急煞人啊。

无奈,我俩便将笨重的拖拉机分离,找到机油泵的位置,发现机油泵的套管松动了。

我们顾不着严寒,拿着冰冷的工具,简单地修理起来。费了九牛二虎的力气,又将拖拉机复位,上车启动,挂挡前行。在巨大的扭力作用下,机油泵套管又一次松动,拖拉机彻底地“爬窝”了。我们顿时有点绝望,像一只困在沙漠的孤狼,仰望着苍白的天空,似乎在哀嚎着,谁来救救我们!



寒风中,我们等待着。寒冷侵蚀着我们的肌肤,悬挂在半空的太阳,这时显得非常的吝啬,没有施舍半点温暖的现象。不知过了多少时间,一辆从同一个方向驰来的拖拉机进入我们的眼帘。我心里一阵狂喜,犹如掉进大海的人,遇到了轮船一样,求生欲望战胜了一切。

开过来的这位年轻驾驶员和我年龄相仿,不到三十岁。黝黑的脸庞,粗糙的皮肤,一排洁白的牙齿,笑起来可亲可爱。得知我们的困境后,年轻的驾驶员很爽快地答应了我们的请求。我们的拖拉机在他的拖拉机的牵引下,终于脱离了险境,停放在路边空旷的荒漠中。一番谢意之后,年轻的驾驶员驾驶拖拉机渐渐地远去,淡淡的尘埃隐去了他的影子。

当时,通讯工具没有现在这么发达,只有耐心地等待着,心中祈祷着......。还好,运气不错,来了一辆汽车,我们把他拦下,说明了情况,热心的师傅把货主捎带走了,一颗焦虑的心,终于放松了下来。

“微阳下乔木,远烧入秋山”。厚厚重重的云雾盘踞在天空,夕阳只能剩一点点空隙,迸射出一条条绛色的彩霞,宛如浩瀚大漠的胡杨,偶然闪出金色的叶片。环顾四周,一望无际的沙漠,草木稀疏,在夕阳的照射下,与远处的黄色沙丘相映成趣,金黄金黄的。不远处有个道班,住着一对夫妻,简陋的房子,门前光秃秃的,在方圆几十出里,彰显出这里还有生命的存在。

这时,肚子里发出一阵阵“咕嘟咕嘟”的响声,我这才想起来从早晨到现在还没有进一点食。饥肠辘辘、口干舌燥,身体像没有了支架一样,软绵绵地,浑身无力。加之寒冷的气候,生命似乎在绝望中挣扎着。

冥冥期望之中,一位维吾尔族老汉像圣诞老人一样,赶着一辆装满柴火的毛驴车,“忽忽悠悠”地来到我们面前。他慈祥的样子,看上去有五十多岁了,脸上蓄着灰白色的胡须,笑容可掬的脸庞,刻满了岁月留下的痕迹。老人用维吾尔族语问候我们,幸好,我小时候,粗略地学过维吾尔族语言。我便和老人用简单的语言交流起来,我问老人有干粮吗?老人说有,从随身带的褡裢中拿出两个馕,递给我们。我便拿出钱给老人。老人死活不要,装出一副要生气的样子,嘴里不停地说道,这点儿小事,还要钱,被人知道了,肚子要胀的。一番相互推让,我们只好领下了老人一片好意。



老人赶着毛驴走了。在夕阳的照耀下,一轮光环映在老人的身上,那么美丽,那么温暖。可惜,我忘记了老人叫什么名字。如果还在,已是耄耋之人了。我祈祷:好人一定会长寿的。

黑透的夜空,像倒扣的锅底,依稀的星星布在漆黑的天幕上,一眨一闪,万物寂静。瑟瑟寒风吹着,像小刀一样割着脸庞,刺得生疼。我们便四处寻找柴火,偌大的沙漠荒野中,柴禾稀少,在漫无边际的旷野捡拾柴禾,我们每人总算抱着一些柴火而归。

点燃的柴火,红红的火焰,腾腾升起,像一颗藏在沙漠深处的红宝石。远远望去,似一颗金刚石,只有走近之后,才看出是一团烈火。我们依偎在大火堆旁,数着天上的星星。等待着黎明。夜,非常的长,长得使人难以忍受。加之刺骨的寒风,我恨不得变成千万把犀利的宝剑,穿透浓密的寒冬,给这静静的大漠,投下伞状的光幅。把漆黑的天幕,撕开一道道裂缝,让阳光倾洒到大地的每个角落。

熬呀熬,终于熬到了天亮。太阳像一个调皮的顽童,迟迟地探出了她那红扑扑的小脸,带着羞涩的晨晕,与大地打着招呼。夜里不知在哪栖息的鸟儿,“扑楞”着翅膀,迎着初升的太阳,飞到远处觅食去了。赶早的汽车,拖拉机带着薄薄的白霜,匆匆地从我们身边驰去,留下一阵阵扑面的尘土,弥漫在清晨的荒野中,给叶尔羌河蒙上了一层神秘的面纱。我们翘首期盼着,等待着救援的人,把我们一夜的恐惧、寒冷、饥饿带到另一个世界去,让夜宿叶尔羌河畔成为一种永久的记忆。



今年初春,我踏上了这块既熟悉又陌生的土地。映入眼帘的是一幅幅旧貌换新颜的美图:坑坑洼洼的土路,被纵横交错的柏油路替代。破旧低矮的房子不见,鳞次栉比的高楼耸立在大漠中。整洁的街道,林木成荫,人来车往。铁路、飞机场,构成了现代化交通陆空新图。美丽的叶尔羌河,依旧弯弯曲曲地流着,象铺开的一匹艾得丽斯的缎子,向过往的人们诉说着古老的传说,骄傲地展示如今的新姿。年轻的图木舒克市,美得如同一块醉人双眼的明珠,镶嵌在大漠一隅,静静地依傍在叶尔羌河畔,熠熠生辉。

叶尔羌河,我心中神圣的母亲河。


春的舞步

梁晓杰


雪花放慢了节奏

踏响了春的舞步

桃花来得匆匆

享受了冬的隆重

这桃花雪

定是又为哪家小姐

赶制冷香丸需求

只是可惜了果农

丰收定有折扣



沉寂的春天

郭 海


今晚上月色多好

一个人,走喽,回家喽

沉寂的春天里

我怎么跟孩子一样

喊不醒


三月的黄与绿,落寞的我

翻阅,春天生出的新芽

沉睡于托什干河的流水

发什么楞



春天也沉寂

一些不知名的野花

迎春花,开在翠绿的枝头

蜷缩在大漠,戈壁

就这么定了

晚上在我家吃个饭

目送春光的影子,离去



深夜电话

雪山飞虎


很多年前,我会把那种声音

当做酒醉的探戈

或者一个老赖

对赌债所有权的认定

再后来,是她睡不着时的缠绵

抑或他们有惊无险的偶遇


现在不了,我知道

我有一个92岁的姨妈

有个得了胃癌的舅舅

还有一个做了手术

还在化疗的妹妹


万一是他们中间的哪个

真的,我害怕

那急促短暂的声音挂断后

天堂,又多了一份念想




我和我的父亲

白卫东


转眼父亲已经离开我们快三十年了,可这么多年里,我感到父亲始终和我在一起。特别是我遇到困难、挫折而感到无助和困惑的时候,总能感到冥冥之中有父亲在的鼓励,使我都能平安无虐。也许,这就是天堂的父亲始终对我关注的缘故吧。

我是七十年代出生的兵团孩子。那个时代由于物资困乏,平常人的家庭生活都是相对的艰辛,我们家也不例外。在那个时代中,由于父亲是一个勤劳、手巧、乐于助人的生活多面手,我们家的生活状态,在父母辛苦、勤俭的操持下,没有让我们作儿女的饿肚子,在当时,的确是件很了不起的事!



我也不知是先天的养成还是后天铸就,从小的我,就是一个天生倔强、淘气而又率真的性格。家中,我不是老大,但作为长子,很早就在父亲的点拨下,以及不多的话语中,学会很多生活的技能。比如:六岁站着凳子熬稀饭,抢着帮家人干家务,全家一起到农田里干活。那时,瘦瘦小小的我,五年级就用小桶帮家里挑水,初二就跟父亲学砌围墙、做木工活。和所有的兵团孩子一样,早早地学会一些基本生活的技能,也增长不少的生活见识。在父亲手把手的示范和赞许中,培养了我勤于思考和较强的动手能力,并早早就学会统筹方法与计划做事的能力。

高中自认为成绩不错,我却没能顺利考上大学,赌气到亲戚的摩托车店当学徒。父亲一声长叹,在沉默一段时间后说:“自己的路你自己走,不管如何,走正道,本事靠自己练出来的。”他的话,使我曾经好长一段时日忐忑不安的心平静了许多。

在找到第一份工作后,让高中毕业的我真正体会到“无所适从和太阳每天都是新的”的含义。每天很早起床,打扫车室环境,整理各类零配件名称和功用,并强记心头。工作上做到手勤、眼勤、嘴勤,大脑里带着疑问去学习修车的技能,牢牢记住我没明白的技术关键步骤,晚上琢磨钻研修理技术。由于用心钻研,我很快学会了修理、经营和待人之道,并有应对了不同顾客心理的方法。

在此期间,父亲由于工作调动,暂时和我吃住在一起。父亲经常和我聊到深夜,讲得最多的就是“活到老学到老!”,并列举自己一路走来遇到的奇闻轶事。在那段岁月中,也是我最平和惬意的时光,让我渐渐萌发了安于现状的满足感。



有一次,父亲问我“你个高中生,不去上学拿个文凭,就甘愿一直修车开店?”带着这个课题,我走进了军营。三年军营生活的摸爬滚打,把我练成了素质过硬、不怕吃苦、处事沉稳、并有一定组织管理能力的合格军人。在三年的军营生活中,我信件往来最多的就是父亲写的信。他最多的话语,就是要我好好安心部队的工作,好好在队伍上干,勿念家。

在当兵第二年的时候,父亲出差,顺路来到我们部队,看到训练场上汗流浃背、穿着背心的我,笑着说:“不错!身体壮实多了!”可我感到才一年多未见到父亲,他的背明显已经有点驼了,我的心一下子感到难受。父亲得知我每天坚持温习自己的高中课程,开心的笑了,并告诉我,他通过也在每天坚持学习,已经通过“中级经济师”的职称考试,并说自己还补考了一次。由此告诫我说:“人生一定要不断地学习,学到了知识和本事才是自己的!”

当兵第三年,当得知父亲身体有恙时,我毅然选择退役照顾父亲,直至去世。虽说照顾病人辛苦,但每天和父亲聊天,让我特别温暖和受用。我们在一起共同探讨国事家事,交流对生活感悟、讲故事、说笑话。那段时间,是我人生中感悟最多的时候。父亲走的时候,是那么的平静、安详。父亲离开的那段日子,我的人生仿佛被定格在苍白无力的时光。我恨自己没有本事和足够的钱,让父亲得到更好的医治。为了不辜负父亲的期望,我谨记父亲“做人别让别人戳脊梁骨,做官要清清白白”的叮嘱,努力做好自己的本职工作,用生存的担当之气,撑起父亲为之期望的生命之家。



从零起步的我,通过不断的学习与努力,在工作也转换了多个岗位的变动中,我还能考取多个学历证书,并顺利通过国考。

父亲虽然离去二十多年了,在我的记忆中,从来没有感到父亲离开我似的。即使在工作、生活遇到困难、挫折时,时常会想起父亲的音容笑貌。我想,假如父亲知道我的某些境况,他会提出怎样处理方法?在特别无助和困惑时,我常常仰望星空,默许着天上的星星那一个是父亲。我时常在心里相信:面带微笑的父亲

相关资讯

40种名家散文出版:作家共谈“散文为何如此迷人”

澎湃新闻记者 高丹 实习生 代方莹千百年的散文创作,或记事,或写景,或言志,真实记录时代的沧桑变幻与人类审美情感的演进。五四新文化运动以来,现代意义上的白话“散文”批判继承中国古代散文的传统,借鉴西方文学中“随笔”的创作特色,成为与小说、诗

今天我们如何写散文?“新散文”破冰30年|文化观察

封面新闻记者 张杰比起小说、诗歌、戏剧等体裁,散文的写作群体应该是最庞大的。发的微博,写的朋友圈,以及在实体书店最显眼位置摆放的励志或者心灵鸡汤书,都算是广义上的散文。但在语言上进行修辞练句,在见识上进行拓展,在思想上凝练深刻把握的散文,是

「散文」心情散文

最美好的词♫. ♪~♬..♩“ 失而复得和虚惊一场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美好的两个词了 。” 时间的期待♫. ♪~♬..♩时间是个无赖,总喜欢毁掉期待。 老友记♫. ♪~♬..♩“愿多年以后,你我仍是旧友,共饮老酒一醉方休,唱一句青春不朽!”

散文:爬山

爬山唐政 那山不是很高,但我们是在深夜2点爬上去的,漫天的星星正逐渐隐去,偶尔一颗所闪现的光华,刚好照见这浮世的苍茫。 我们躺在冰冷的草地上,四周的任何声息都像耳语,私密而真实。天黑得可怕,陌生的天空和大地汹涌着无边无际的寒流,像要把我们裹

散文:登山

登山一次,带一个刚出校门,即将参加工作的同事去一个地方开展工作,那地方很偏僻,由于在夏天,雨水多下了大雨,把原本能过卡车的路冲毁了,只能走一条毛毛小路了。小路,是从一个沟儿里进去,翻很大一座山3梁,然后下去,出了沟,顺河走一段,就到了。进了

散文诗//五渔村,避世天堂,彩色“圣托里尼”,向往

文/南宫晨晓 你眼中的星辰大海,是我曾仰望的风景 Riviera ,海岸静静矗立守望的世界遗产「五渔村」五彩斑斓的小屋如积木般堆砌在临海的悬崖峭壁之上仿佛童话般的梦幻场景一边是波光粼粼蔚蓝的地中海一边是长满仙人掌的悬崖峭壁路尽头是余晖里等待

跟着爸爸去富士山日本旅游散文日本我们来了

跟着爸爸去富士山金明春作者邮箱来稿,受权发布一航半躺在沙发里,津津有味地观看者一部日本动画片,里面的富士山镜头让他看入了迷。“哇塞!这是什么地方啊?好美的地方!”爸爸推门进来。说:“在门外就听见你喊叫,一航,怎么了?”“爸爸!你看!这是什么

「散文」韩吉忠:初冬•清晨•龙山扫描

初冬·清晨·龙山扫描作者:韩吉忠清晨,在龙山公园南门做完疏通经络操,就向北拾级而上。以前有两位同学,一块做操、一同散步,现在不了,一个在泰安、一个猫在家中。冬季是心脑血管病易发期,不好强行约请,就只好暂时天马行空、独来独往吧,期盼着明年开春

「文化」世界三大天然良港之一香港维多利亚港旅游散文随笔

维多利亚港 王立授权发布 一八六○年十月清政府与英国签署《北京条约》后,英军在一八六一年一月占领了九龙半岛。当年四月,英军当局以当时在位的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名字,把香港的香港岛和九龙半岛之间的海港命名为维多利亚港。这个名称具有西方殖民主义的

算命(散文)

在这个崇尚科学的时代,人们似乎习惯相信人自身的力量,高呼:我命在我不在天。可是,普罗大众很难真正把握自己的命运。天灾人祸是生命个体无法预料的和难以承受的,人们一旦遇到就想半信半疑地占卜和算命,试图借助神秘力量趋吉避凶。因为算命的结果有时灵有

当代散文|荒唐的电脑算命

文/宋会强20世纪80年代中期的一年,我在离家300多里地的临沂一家国营(国有)煤矿工作。暑假里,当小学教师的妻子和儿子来矿上住了几天,我们一起返回老家。在临沂城区东部一家国营汽车站等车时,发现车站候车大厅门口旁边有一处挂着“电脑算命”的牌

「蕙浥悬岛」散文|第15期:迷信与抽签

╝【迷信与抽签】╚散 文 随 笔⊙ 平溪慧子◆迷信 多年前,我的表哥——我二舅的小儿子开着手扶拖拉机,带着我嫂子和他们的小儿子去娘家回来,在竹市高速路出入口一个长长的下坡路上,被一辆破烂的小四轮从后面猛撞上来,出车祸了…… 那么宽敞的大马

解梦(记实小散文)

“还嘻嘻”老公说,朦胧中被一向贪睡老公推醒”都笑醒三次了”老公又很很地说“还是不累,周一带孙子爬山去。 哟一晚笑醒三次,连我自己都吃惊了。打开灯,看表,刚过五更,完全没有了睡意。 努力慢慢回忆美梦,好象是梦到了一个大大的花园,里面开满了鲜

乡情散文:童年兔事

文:古渡图:来源网络草长莺飞时节的夜里,风就在窗外的梧桐树上浅吟低唱,声音轻柔而温馨。这样的夜晚,我时常梦见好多好多小兔。它们如精灵一般缠绕我的左右,用红宝石一样的眼睛看我,那目光中有依恋,有信任,也有抱怨。如此已有几十年了,而我真正能静下

唐风‖黑茶(散文诗)

来源:中山日报栏目:文棚 黑茶 (散文诗)穿越季节的隧道,一抹翠绿走出浓稠的夜色。叶子的倩影倒映在安化叠嶂的山峦,茶女的双眸眺望于堆积沧桑的峰巅。被露水浸润。然后,归隐。茶花,幻作漫野的粉红。山崖溪畔,风摇葳蕤。叶子告别枝柯,翠色吟唱离歌。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广州白云山资讯网捷克旅游网王源歌迷网保健品排名网蓬莱八仙过海景区山西旅游网谢苗影迷网网站开发快速建站天天基金行情网趵突泉旅游攻略南充新闻头条网今日泰安石油期货行情网崂山旅游攻略大明湖畔旅游网
散文精选网-是一个以散文为主题的短文学文章阅读网站。内含有各种经典好文章,爱情、诗歌、优美哲理抒情散文,经典短文学等。提供了大量优质的散文随笔欣赏、唯美心情、生活、秋天、青春、短篇、励志、爱情散文等内容。
散文精选网 weikeli.cn ©2022-2028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