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谈美说画》:吴冠中散文精选,言及美盲比文盲多

2023-02-23 04:22:34 266

摘要:被困数月,无法去往别处,只得在书中寻找一些乐趣。读过梁晓声的《人间烟火》,看到母亲的守护和小姨的爱情;读过卡夫卡的《城堡》,初读看不太懂,却晓得“原来小说可以写”;也读过一些快消费的网文,在穿越重生的小说里,获得即时的满足和爽感。对这些不同...

被困数月,无法去往别处,只得在书中寻找一些乐趣。

读过梁晓声的《人间烟火》,看到母亲的守护和小姨的爱情;

读过卡夫卡的《城堡》,初读看不太懂,却晓得“原来小说可以写”;

也读过一些快消费的网文,在穿越重生的小说里,获得即时的满足和爽感。

对这些不同类别的文字,我可以用不同的角度思考,审视语言的不同类型的美,或朴实或浪漫,或玄妙或爽文。

我们识字读书,能够阅读众多作品,识别文学之美,却没有在审美上同步精进,如吴冠中在《谈美说画》一节中提到,“美盲要比文盲多”。

在修复大佛的时候,乡民们用鲜艳的红绿涂料将其涂色,原本肃穆的石刻大佛变得面目全非,这是美盲的一种表现。

在人们追求的个性化的现在,很多人仿照明星的模样修改自己的眉眼耳鼻,人造美女取悦的是何人,这是一种审美判断的偏差。

尽管我们掌握了拼音和文字,学习了最基本的语言,降低了人与人沟通的成本,但这只是生存所需。当最基本的生存需求得到满足,我们会寻求更高一层的目标,这与经济的发展也是相关的。

正视美盲的存在,意识到我们在审美一路上要有意识地学习和精进,而不是接受落后的、错误的审美然后被人否定,进而丧失信心,或者等待潮流的观念被灌输,等待审美被别人定义

一位妈妈带着两个孩子去公园,看到同一丛玫瑰花,一个孩子在荆棘里看到了花,这会是一幅以乱线多刺为主、配以圆圈的抽象图,另一个孩子看到花带着刺,在画家眼里这会是一幅以圆形柔软的花为主、以线为配的图案。

不论是以花为主,还是以刺为主,我们在欣赏、表达美的时候,有主次之分,有构图、意境和情感倾向。点线面的构成,疏密不同的间隔,色彩纷繁的传递,是学画者的画谱,也是识画人的钥匙。

画家在表达的时候有自己的密码,我们在识别的时候也有钥匙。

美是有很多类型的,正如文字有不同的风格,人有不同的性格,但所有的美有一样是共通的,就是真实的、强烈的情感表达。

水墨画和油画是不同的类型,抽象和写实、写意也是不同的风格,线条的或乱或顺、或疏或密,色彩的或浓或淡,或饱和或夸张,是以所绘意象相一致的,为了表达同一种情感。

前文里提到的浓烈的红绿与肃穆的石像,这是一种表达上的冲突和矛盾,自然就会被认为是毁了石像大佛,是一种审美的缺失。

把这认为是风格,可以解释吗?

吴冠中说,“风格是作者的背影,自己看不见”,我们可以预先设想自己要走的路、要去的方向,却不能在未到之前就定义了终点。

换句话说,风格是别人对你的作品的总结,是统一的,但不是盲目的。

经济可以发展,审美也可以学习,以后会越来越好。

在《谈美说画》书中,吴冠中不仅有关于美和艺术的思考,有所绘的画作,还有关于美景美物的散文。

发现美的眼睛,会享受时间给予的愉悦,希望我们能尽快地习得这一技能,看花看画看世界。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