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郭黎明散文精选

2023-02-23 04:25:26 427

摘要:郭黎明,博兴县吕艺镇人,毕业于山师大中文系,先后任职于成武县委、淄川区委宣传部,淄川区委党校。高级讲师,省散文学会、老干部诗词学会、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文化与品牌》编委。在报刊发表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200余篇,出版文集《人生与感悟》。笔...

郭黎明,博兴县吕艺镇人,毕业于山师大中文系,先后任职于成武县委、淄川区委宣传部,淄川区委党校。高级讲师,省散文学会、老干部诗词学会、淄博市作家协会会员,《文化与品牌》编委。在报刊发表散文、诗歌等文学作品200余篇,出版文集《人生与感悟》。

笔墨三千,写不尽一树芳华(原创)

三月下旬,又抵近樱花盛开的时节了。晨起漫步校园,见数十株樱花树已是蓄势待发,万千柔韧的枝条生发开来,摇曳生姿;密密实实的花蕾爬满了枝头,有的含苞欲放,有的蓓蕾初绽。一缕缕淡淡的香气弥散开来,沁人心脾。

在姹紫嫣红的众多花木中,我尤爱樱花。说来话长,这一情结的发端,竟是始于中学语文的一篇课文。

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我大学毕业,又在军垦农场接受了为期一年的“再教育”,然后被分配至远离故乡的鲁西南某县,在一所公社中学任语文教师。那时的课本中收录了鲁迅的一篇散文《藤野先生》。文章开头写道:“东京也无非是这样。上野的樱花烂漫的时节,望去确也象绯红的轻云,但花下也缺不了成群结队的‘清国留学生’……”

那时的我只识桃李杏花,对“樱花”素未谋面,一无所知。“要给学生一杯水,教师就要存储一桶水”。于是我翻检资料,查找着“樱花”的来龙去脉:樱花,落叶乔木,属蔷薇科,生长于温带、亚热带。原产于环喜马拉雅山地区。据考证,两千多年前的秦汉,樱花已在中国宫苑内栽培。盛唐时已普遍出现在私家庭院。当时万国来朝,日本深慕中华文化之璀璨以及樱花的种植和鉴赏。日本朝拜者遂将樱花及建筑、服饰、茶道、剑道等一并带回了东瀛。因后世日本樱花过于出名,遂被称为日本樱花。

原来如此。“日本樱花”竟是起源于中国!这在血气方刚的我的心中打上了一个深深的烙印。之后春暖时节,我便常常骑一辆二手老“永久”,奔走于坎坷的田间村头,在邻近的人民公社到处寻觅“樱花”的踪迹。然而见惯了桃红李白,“绯红的轻云”似的樱花却了无影踪。

进入八十年代,改革开放的大潮蓬勃涌起。我被这浪潮卷离了学校、裹挟进县委机关大院。行走的范围扩大了,视野也宽阔了许多。伴随着机关那辆吉普车的颠颠簸簸,我很快走遍了全县的乡镇村落。机缘凑巧,终于在县里的园林场与樱树邂逅。因为引进种植不久,树干只有手腕粗细,枝条只有柔柔弱弱的几枝,又因节气不到,也未能看到樱花绽放的模样。

九十年代初,我告别鲁西南大平原,调往鲁中的淄博市淄川区。或许是地域不同,或许是时代变迁,我惊喜地发现,在我所居住的生活小区,就生长着百十株樱花树。每至春暖时节,樱花次弟绽放,或粉红,或纯白,一团团,一丛丛,簇拥在一起,如云蒸霞蔚,扮靓了大半个生活区。

但真正与樱花相近相亲,“零距离”接触,则是在1998年我调区委党校之后。那时的党校,“洒扫庭除”等勤杂事务全是自己动手,无须“物业”代劳。从书记校长至教职员工每人“承包”一块卫生区。我的“辖区”内恰有数株樱花树,于是得以与樱花朝夕相处。每日晨起,细心扫除树下的落叶、杂物;隔三叉五,给樱花浇浇水、松松土。“近水楼台先得月”,于是,我渐渐熟悉了樱花的生长习性、倩影风姿。

樱树的枝于修长而光滑,多呈棕褐色。其叶翠绿亮泽,抱团成簇。樱花的花瓣多为粉红、纯白色,重重叠叠、密密麻麻缀满枝头。花茎细小而柔软,自上而下,由棕至绿。樱花的花期约有两周之久,分为初开、绽放、花落三个时段,然而每一时段均可自成风景。樱花盛开时,绚丽灿烂,如云如霞,浓浓淡淡,浅浅疏疏,满园飘散着清清淡淡的花香气息。操劳之余,或漫步树下,或斜倚树干,静听静看花开花落,绝对是一种难得的精神享受。任世间万千俗务,尽可摒退至远方,胸中久积的块垒也会悄悄消化淡去。

一年年相依相伴,走过春花夏雨秋月冬雪,几成挚友。曾浏览唐诗宋词,觅得过咏樱的几首。印象最深的是白居易的诗:“亦知官舍非吾宅,且掘山樱满院栽”,“小园新种红樱树,闲绕花枝便当游”。这正验证了大唐时樱花遍植之繁盛。刘禹锡的《樱花》诗也饶有情趣:“宿露发清香,初阳动暄妍。妖姬满鬓插,酒客折枝传”。“妖姬”之艳,“酒客”之狂,莫不跃然于纸上。

古人赏花,讲究“香、色、姿、韵”,以“韵”为上。“韵”是一种内在美,指花之神态、气质、风格与意境。“松品落落,雪格索索”。万事万物,各具千秋。古人赞梅“万花敢向雪中出,一树独开天下春”;赞菊“荷尽已无擎雨盖,菊残犹有傲霜枝”。在我看来,樱花既有梅、菊之坚韧、纯洁、高雅,又有独具的美艳、热情、奔放,同样不失为花木中之上品。君不见早春时节,乍暖犹寒,而樱花则不顾风霜雨雪,穿越千难万险,义无反顾地应期而至,在苍茫大地上深情绽放、独树一帜,为滚滚红尘平添三分春色!

转瞬间跨进21世纪一O年代了。生活步入小康,我又退休赋闲,有了大把的时间,便常与老伴携孙甥漫游神州。此时发现,樱花或引进或新培,已遍布于长城内外,大江南北。花期之盛不亚于甚或超越大唐,渐达中华五千年之鼎盛期。也曾走出国门,游历亚欧数国,其中就包括日本。那正是“人间四月芳菲尽”的时节,特意留意观看了一下日本东京、大阪、京都、神户等地的樱花,虽然也处处可见那“绯红的轻云”,堪称繁花似绵,游人如织,但总觉也没什么过人之处。正应了鲁迅先生那句话:日本东京也无非如此。樱花原本起源于中国,盛行于汉唐。在经历了若干朝代的萧条冷落之后,今又重归繁盛。其历史之悠久、地域之辽阔、规模之宏大、品种之繁多、花事之旺盛,又岂是区区一岛国所能比?

2018年3月,又是“东方风来满眼春”的时节。樱花花事花讯如徐徐春风扑面而来。

如诗如画的水墨江南率先进入樱花繁盛期。武汉大学的樱花闻名遐迩。有报道称:仿佛一夜之间,千树万树樱花开。花色丰艳,灿若云海。武大赏樱,该有许多人是带着一种朝花夕拾的情怀,去感受校园时代的岁月青葱?南京鸡呜寺。樱花盈盈弱弱,别有一番韵味。入夜时分,在黄晕的路灯照耀下,迷迷蒙蒙的樱花愈显妩媚。无锡鼋头渚,被誉为“世界三大赏樱胜地”之一,花树达三、四万株。樱花盛开时,铺天盖地,与太湖缥缈的山水相辉映,如梦如幻,俨然一个童话世界。

花期由南而北。气势最为宏大、壮观的,还是北京的居庸关一带:这是一辆开往春天的列车。一路高歌猛进,驶进漫山遍野的樱花云海。如粉红的流霞,如喷吐的朝阳。如雨如雪的樱花随风飘落,宛若一片花海……

我赞美樱花。笔墨三千,写不尽一树芳华!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