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余光中散文精选·彩插版

时间:2023-02-23 04:28:46 | 浏览:245

影响几代读者心灵的散文经典,一代文坛大师余光中五十年散文集大成之作,收入《听听那冷雨》《记忆像铁轨一样长》等名作本书是著名作家余光中数十年散文创作的精华之作,收入作者散文的代表之作,包括《逍遥游》《听听那冷雨》《记忆像铁轨一样长》等名篇,当

影响几代读者心灵的散文经典,

一代文坛大师余光中五十年散文集大成之作,

收入《听听那冷雨》

《记忆像铁轨一样长》等名作

本书是著名作家余光中数十年散文创作的精华之作,收入作者散文的代表之作,包括《逍遥游》《听听那冷雨》《记忆像铁轨一样长》等名篇,当代散文大家的名篇,带你感受汉语之美,体悟大师情怀。

一九四六年八月生,浙江人。早在“文革”灾难时期,针对以“样板戏”为旗号的文化极端主义,勇敢地潜入外文书库建立了《世界戏剧学》的宏大构架。灾难方过,及时出版,至今三十余年仍是这一领域唯一的权威教材。

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被推举为当时中国内地最年轻的高校校长,并出任上海市中文专业教授评审组组长,兼艺术专业教授评审组组长。曾获“国家级突出贡献专家”“上海十大高教精英”“中国最值得尊敬的文化人物”等荣誉称号。

在担任领导职务六年之后,连续二十三次的辞职终于成功,开始孤身一人寻访中华文明被埋没的重要遗址。所写作品,往往一发表就轰传社会各界,既大力推动了文化古迹保护,又开创了“文化大散文”的一代文体,模仿者众多。

二十世纪末,冒着生命危险贴地穿越数万公里考察了巴比伦文明、克里特文明、希伯来文明、阿拉伯文明、印度文明、波斯文明等一系列最重要的文化遗址。他是迄今全球唯一完成此举的人文学者,一路上对当代世界文明作出了全新思考和紧迫提醒,在海内外引起广泛关注。

他所写的大量书籍,长期位居全球华文书排行榜前列。白先勇先生说:“余秋雨先生是唯一获得全球华文读者欢迎而历久不衰的大陆作家”。在台湾,他囊括了白金作家奖、桂冠文学家奖等等几乎全部文学大奖。在大陆,多年来有不少报刊频频向全国高层读者调查“谁是你最喜爱的当代写作人”,他的排名每一次都遥遥领先。

几十年来,他自外于一切社会团体和各种会议,不理会传媒间的杂音和喧闹,以独立知识分子的身份完成了“空间意义上的中国”“时间意义上的中国”“人格意义上的中国”“审美意义上的中国”等重大专题的研究和著述。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北京大学等机构一再为他颁奖,表彰他“把深入研究、亲临考察、有效传播三方面合于一体”,是“文采、学问、哲思、演讲皆臻高位的当代巨匠”。

自本世纪初年开始,赴美国国会图书馆、联合国总部、哈佛大学、耶鲁大学、哥伦比亚大学等处演讲中国文化,反响巨大。二○○八年,上海市教育委员会颁授成立“余秋雨大师工作室”,二○一二年,中国艺术研究院设立“秋雨书院”。(陈羽)

媲美梁实秋、钱钟书的当代散文大家,收入几十年散文创作精华篇章,著名学者徐学精心编选,尽显汉字的音节色彩之美,融汇中国古典文化的优美意境,吸收西方现代文艺的精神,在优美的文字中唤起读者对童趣、乡愁、中国文化……的浓厚情感。

1

在大型的中国地图册里,你不会找到“悦来场”这个地方,甚至勒敦加大教授许淑贞最近从北京寄赠的巨型《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家普通地图集》,长五十一厘米,宽三十五厘米,足足五公斤之重,上面也找不到这名字。这当然不足为怪:悦来场本来是四川省江北县的一个芥末小镇,若是这一号村镇全上了地图,那岂非芝麻多于烧饼,怎么容纳得下?但反过来说,连地图上都找不到,这地方岂不小得可怜,不,小得可爱,简直有点诗意了。刘长卿劝高僧“莫买沃洲山,时人已知处”,正有此意。抗战岁月,我的少年时代尽在这无图索骥的穷乡度过,可见“入蜀”之深。蜀者,属也。在我少年记忆的深处,我早已是蜀人,而在其最深处,悦来场那一片僻壤全属我一人。

所以有一天在美国麦克奈利版的《最新国际地图册》成渝地区那一页,竟然,哎呀,找到了我的悦来场,真是喜出望外,似乎飘泊了半个世纪,忽然找到了定点可以落锚。小小的悦来场,我的悦来场,在中国地图里无迹可寻,却在外国地图里赫然露面,几乎可说是国际有名了,思之可哂。

2

从一九三八年夏天直到抗战结束,我在悦来场一住就是七年,当然不是去隐居;而是逃难,后来住定了,也就成为学生,几乎在那里度过整个中学时期。抗战的两大惨案,发生时我都靠近现场。南京大屠杀时,母亲正带着九岁的我随族人在苏皖边境的高淳县,也就是在敌军先头部队的前面,惊骇逃亡。重庆大轰炸时,我和母亲也近在二十公里外的悦来场,一片烟火烧艳了南天。

就是为避日机轰炸,重庆政府的机关纷纷迁去附近的乡镇。梁实秋先生任职的国立编译馆就因此疏散到北碚,也就是后来他写《雅舍小品》的现场。父亲服务的机关海外部把档案搬到悦来场;镇上无屋可租,竟在镇北五公里处找到了一座姓朱的祠堂,反正空着,就洽借了下来,当作办公室兼宿舍。八九家人搬了进去,拼凑着住下,居然各就各位,也够用了。

朱家祠堂的规模不小,建筑也不算简陋。整座瓦屋盖在嘉陵江东岸连绵丘陵的一个山顶,俯视江水从万山丛中滚滚南来:上游辞陕甘,穿剑阁,虽然千回百转,不得畅流;但到一合川,果然汇合众川浩荡而下;到了朱家祠堂俯瞰的山脚,一大段河身尽在眼底,流势壮阔可观。那滔滔的水声日夜不停,在空山的深夜尤其动听。遇到雨后水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