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散文《板栗》(山径•杨焕文)

2023-05-31 05:59:27 57

摘要:山径文学社作品(夕阳浅唱)板 栗杨焕文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是板栗的故乡。每年到这个时候,那栽种于村边路旁、山脚河边,甚至于满街满巷的板栗树的城市里,还有间生着板栗的远房兄弟的深山老林,都被一种烧锅臭香味弥漫着。只要不出我们这小县域,则无论逃...

山径文学社作品(夕阳浅唱)

板 栗

杨焕文

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是板栗的故乡。

每年到这个时候,那栽种于村边路旁、山脚河边,甚至于满街满巷的板栗树的城市里,还有间生着板栗的远房兄弟的深山老林,都被一种烧锅臭香味弥漫着。只要不出我们这小县域,则无论逃到哪里,你都逃不出这臭香的势力范围。

若你循味望去,你便可见到近处的众多板栗树同时地用数不清的青白色的松鼠“尾巴”装饰在枝头,白色而略黄的粗毛上粘有粘粘的东西,放出烧锅臭香。你若仔细看,除了那香味会让你有点头昏外,并无大的要紧。但你若是手痒,去弄这些松鼠的小“尾巴”,你立刻就上当了,那粘粘的东西连同那烧锅“香”味会转移到你的手上,弄得你的手也粘粘的,“香香”的。

我是不爱闻这味道的,但蜂蝶、飞虫甚至是蒼蝇们却最爱。只要是天不下雨,这各式的“人们”便会去拜访开花的每一株板栗。它们十分乐于在松鼠“尾巴”上做各种运动,把自己也弄得脏兮兮的。它们在一根“鼠尾”上玩够了,又去玩另一根,压根儿就不知道什么叫“专一”。于是它们就把这“脏”弄得全树都是。不过,这些“人们”也并没有白忙,原来这粘粘的东西甜呢,这些“人”完全可以边玩边吃,用不着回家吃午饭什么的,甚至还可以略为“打包”回去让孩子们分享。

不过这些松鼠的“尾巴”并不总是青白色的漂亮。它装饰在板栗枝头的时间也并不长。几天后这些尾巴占据的花枝的顶部就会生出一个个极小的“刺猬”来。这些“小刺猬”稍大,松鼠“尾巴”便知趣地离开板栗树,默默地把自己溶进树下的泥土之中。直至把自己也变成了泥土中的养料,回馈给曾经让他们辉煌的板栗树。

其实,这些松鼠的“尾巴“,正是板栗的雄花呢。因为他们都是“男人”,所以不肯把自己打扮得十分妖艳,以便去吸引他人的眼球;而是用另一种方式去演绎他们的轰轰烈烈。“刺猬”正是板栗的幼果呢。“刺猬”的出现,“尾巴”们便完成了使命,他们便也“零落成泥碾作尘”了。植物们不比人,人可以纸醉金迷,奢侈无度。植物们则绝不浪费。这是它们的生存法则,几亿年不变呢。

花开过后,板栗的枝头便是“刺猬”的天下了,它们幼时或单或群地静静地躲在板栗树绿色粗糙厚实的大叶子底下,以避免它娇嫩的柔刺被夏日的烈阳灼伤。夏日的多雨和高温给板栗飞长以十分有利的条件,于是这些刺猬会迅速长大,它身上密密的刺也坚硬起来,向虫们蝶们甚至于人们警告!别惹我!

知趣的被告知者是决不会去惹这些“刺猬”的,因为他们知道后果。即使是风儿雨儿也怕呢!你见过风雨可以弄落桃李的幼果,但你肯定没有见过风雨弄落过这些“刺猬”们。

临秋,“刺猬”们长大成“人”了,它们不再让叶子们庇护。其实这时叶子们也进入“老年”了。“刺猬”们让新来的秋风将身上的刺衣染成栗黄色。而穿着这衣服的板栗的籽也同时长大成“人”,他们也同样把原本白青色的厚皮衣服刷上了棕亮的油漆,开始嫌弃这件曾保护他们成长的带刺的外衣了,于是在秋的帮助下它们挣破那厚厚的刺皮外衣。把自己赤裸裸地跌落在自己的母親脚下,成为了人们、野猪们、鼠们的美食。

不过,板栗们并不傻,它们这样做不无道理。因为它们知道,野猪们寻找跌落在树叶、草丛中的板栗是要用它那既长又大且有力的嘴巴“拱”的,因此会把土也翻起来。那些没被发现的板栗会被埋在地下,野猪们在不知不觉中完成了板栗的播种任务;而松鼠们的贪欲也同样为板栗所利用,因为这些小贪官们会把许多板栗藏进小土洞中,以作越冬之粮。可它们的记性却不怎么好,往往不记得它们藏了多少,藏在什么地方,就像贪官们也记不起他们究竟贪了多少、从何处贪来一样。来年春天,这些有幸被遗忘的“赃物”便变成了一株株板栗树的新苗,于是这些动物界的贪官在不知不觉中为板栗的传宗接代做了件大好事。

而那些包括我在内的两足动物更是有计划地为板栗们育苗,甚至改良板栗们的素质,不但为板栗们传宗接代服务,更是为它们完成了几万年才能做到的优胜劣汰的工作呢!

你能说板栗傻吗?它早就懂得“吃小亏而占大便宜”的道理呢。

板栗为果,是一种优良的类坚果,为粮亦可为岁歉时的果腹之物。既可以丰富农人的腰包,亦可以帮人们度时艰。正因为如此,早年的县人民政府不惜以优惠的政策鼓励农人大规模栽种。农人们也纷纷响应,于是,我们这山地小县便成了板栗们的天下了。

当年政府的善举,换来了现在这初夏的烧锅香香遍全县,秋的棕红色的板栗树漫山遍野。农人的腰包多了一项收入来源。不失为一件利民的好事呢!

少时,我也非常喜欢吃这板栗,每每放火塘中烤,待听到“砰”的一声,板栗棕红的厚皮衣服被“炸烂”,露出粉黄色的香气四溢的板栗肉的时候,就知道可以吃了。于是,兄弟姊妹们便美美地享受这板栗的滋味。

你可别小看这烤板栗,那粉黄色肉像极了那制造原子弹的铀235的黄色,只是没有放射性,可以吃;那香味则是一种你饿久了突然见到了美食的浓香,但沒有油腻的味道;而那甜味则是甘而不浓的刚刚好的甜。缺点只是饱腹感太强,可以当饭吃呢。

但如果你把它生阴干,则略枯的板栗肉脆生而清甜,又是一番别样的风味呢。

啊!我们城步苗乡的板栗。(2019年5月25日)

推荐阅读杨焕文作品:

点击链接-「链接」

作者简介:杨焕文,男,湖南省城步苗族自治县人,苗族。务过农、参过军,做过法官、任过律师。作品大多以乡土为题材,骨子里恋着脚下这片土地,文字源于对土地的深情。

(山径文学社肖殿群编辑)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