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作品|北美看贺州|江岚:《雨中绿色姑婆山》(散文)

时间:2023-06-02 14:43:01 | 浏览:46

作者简介:江岚,博士。出生于广西桂林,现定居美国,执教于高校,专攻中国古典诗词域外英译与传播研究。业余写作,已发表各类体裁作品逾两百万字,并先后多次获奖。出版有短篇小说集《故事中的女人》,长篇小说《合欢牡丹》等。现为北美中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兼

作者简介:

江岚,博士。出生于广西桂林,现定居美国,执教于高校,专攻中国古典诗词域外英译与传播研究。业余写作,已发表各类体裁作品逾两百万字,并先后多次获奖。出版有短篇小说集《故事中的女人》,长篇小说《合欢牡丹》等。现为北美中文作家协会副会长兼外联部主任,海外女作家协会终身会员,加拿大华文学会副主任委员。

作品欣赏:

雨中绿色姑婆山

雨中的姑婆山|邹信坚 摄影

驶入视线的全是绿色,高高低低,前前后后,层层叠叠。初秋细雨中的姑婆山,绿得连山前一湾流水的潺潺湲湲,也是一层层同色丝绦的翻卷。让人只想要跳下车走进去,沿山崖,沿水边,与这样的山水贴近一点儿,再贴近一点儿。

很久很久以前,当舜帝南巡的车驾遇上“五岭逶迤腾细浪”,姑婆山还是“桫椤山”呢。耸立在五岭最南端,以雄伟的轮廓引领一系列的峰峦起伏,巍岷绵延迎候了这位四海之君。满山巨厚雄积的绿意,也曾经令他忍不住下车移步,疏解长途巡狩的疲惫啊,当时,数千年沧桑演变之前的这一泓流水,是否记得将娥皇女英苦苦追寻他的哭声传递到这里?

在人类历史漫长而悲壮的跋涉过程里,男人和女人是不是从一开始就不能同步?男人壮怀激烈的大踏步总朝着更高更远处的目标,女人的钟情再痴狂再执着,是不是也只落得用目光去追随她们心上那人的背影?

姑婆山仙姑瀑布|赵广宁 摄影

雨丝无声,并不猛烈,也沾湿了衣袖头发。薄薄的南国秋意,潮湿着原始山林特有的,堆积又堆积的腐木与落叶的味道。崖边石上苍苔斑驳,衬托出几棵小小的一点红,纤细而顽强的野趣,鲜亮而神秘的默然无语。

流水在低处,睁着洞悉前世今生、过去未来的眼睛,丝绦款摆,抚过大大小小,黑色褐色的石头,拐一个弯,豁然铺开一片白色细沙。范围并不大,只平整得突兀,又在周遭深沉的绿色里浅淡得耀眼,更奇异的是沙面密密长满了树,而且这些树都不是单株独立,棵棵枝干或相互依傍,或彼此缠绕攀连,一律成双成对!

只有这样清泠泠、软绵绵的南方的水,才能从沙子里滋养出如此多心多情的林子。舜帝巡狩至此,已将近他生命的尽头。他曾经流连其中的吧,他那一双仁满天下、孝传万世的重瞳,曾经被这些浑然天成的同气连枝、相生相守感动过的吧,所以传说才会把他的魂魄带回来。当娥皇女英沿着他的脚踪终于追到九嶷山,他已经离世。当她们二人在他的陵墓前泪尽而亡,他曾经英武的在天之灵竟然无法面对那一丛丛竹枝上,斑斑点点的渍痕。必定要悄然漂荡到这一片“情人林”中,才得到安息。从此他最后最体己最绵长的回望融入这片奇异的林子,长青长在,与九嶷山南的斑竹枝遥遥相望。

舍一己之私而成就天下太平,先有国才有家,大丈夫自有这样硬朗的担当。于是崇尚忠勇义气的传统总要将男人们拉出温柔乡的羁绊,朝着成大事、立大业的方向勇往直前——但无情的终究不能算真豪杰,老百姓相信他们的英雄也是血肉之躯。于是纵然英雄们的爱情故事实际上破碎得无法修复,中国民间的善良温厚也要补上一份体贴的人情,让痴心在故事的结尾处不至于彻底落空,让女人们的执着不至于被她们的男人彻底抛诸脑后。

仙姑瀑布|冯梦华 供图

刘禹锡站在中唐的时光里,朗声定义:“山不在高,有仙则名。水不在深,有龙则灵。”舜帝的一缕精魂,为姑婆山注入了“天人协和、万物共荣”的灵气。山民们刀耕火种,采摘狩猎,追赶着时令节气,迷茫着福祸因果,日以继夜。贺州大地不知经过了多少次山穷水尽疑无路,又迎来了多少回病树前头万木春,姑婆山始终稳稳耸立。它从来没有标榜过自己的重要性,只在地壳运动历次的切割截断中,在人世风云轮番的撕裂拉扯中,守住了桂东第一峰的高度。

山势险峻,向上的攀行过长沟、探深谷、临绝壁,姑婆山的深处委婉幽静。身边脚边手边,大把大把的绿色深深浅浅,团团围绕。水,无处不在,是姑婆山的精血,蓄在溪泉里,流在山石上,积在所有生灵体内。加上天上细细密密的雨丝,远近高低色彩层次不同却同样水汪汪的绿色,愈发显得滋润光滑。山泉奔涌的清冽有一种浪花飞溅的魔力,诱惑着脚步无论如何要跑到岸边,掬一把喝下去。大自然的本真原始一丝杂质也没有,吞吐之间把五脏六腑都洗干净了,身体发肤渐渐趋于透明,似乎非透明不能与这样的景色融为一体。

再往上去,树丛顶上的谷口划出一片水雾缭绕的天空,黛色峰顶与石壁牵手合围,送出一挂长长的瀑布,从视线尽头哗然洒落。高山流水韵依依,恍惚间是那个羽化升仙的姑娘衣袂飘然,回来重访她曾经攀岩走壁采灵芝的故园。

姑婆山风光|冯梦华 供图

据说“姑婆”成仙之前,采灵芝是为了驱瘴气治瘟疫,故事一开头有些叫人起疑。因为实在难以想象如此干净清丽的山水之间怎么会有瘴气,甚至于瘟疫,那样凌乱不堪,满目疮痍的蔓延。相比之下,她教山民开荒种植五谷,辛劳终生而不嫁;她成仙之后赴西王母宴会,归途中扑灭山中野火……听来觉得更容易在眼前顺理成章,“桫椤山”就这样因她成为“姑婆山”。

但神话传说就是神话传说,那些姿采摇曳的情节并不需要后人的推理或论证。不同的版本中,所有的假设、虚构与幻想,终归是人的生命意志与自然力、自然物不断彼此认知、彼此依托、彼此妥协,一步一个脚印的记录。所有的曲折、挫败与伤痛,只为留下一个个解危济困、怜贫好施、轻生重义的形象符号,承载先民真实的生活经验与生存智慧,向后世传递坚韧不拔、积极向善的精神信息。

“情人林”中并肩逡巡的人们,也许不见得了解舜帝与湘妃久远的情愫,却不难感应到天教有情人终成佳偶的美意;请香叩拜在“仙姑庙”前的众生,也不必去追溯那个飞升成仙的凡间女子究竟姓甚名谁,却不妨碍他们踏过九十九级台阶,去祈求一个长长久久的风调雨顺,五谷丰登。

姑婆山景区|冯梦华 供图

人性化了的天地万物,具象化了的寄托与渴望,天人合一的实践与哲思,演绎成萌渚岭区域文化瑰奇丰富的特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