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散文丨峒河春色

2023-06-03 01:22:56 23

摘要:文、图/罗亚阳不久的将来,因为大兴寨水库的修建,大兴寨村以上的这一段峒河就会消失在一库清水之下。所以今年我感到这一段峒河春色格外别具一格,除了看到油菜花的黄、桃花的红、杏花的粉、梨花的白以外,更多的感受是一种离别的哀愁、消失的不舍;更是一种...

文、图/罗亚阳

不久的将来,因为大兴寨水库的修建,大兴寨村以上的这一段峒河就会消失在一库清水之下。所以今年我感到这一段峒河春色格外别具一格,除了看到油菜花的黄、桃花的红、杏花的粉、梨花的白以外,更多的感受是一种离别的哀愁、消失的不舍;更是一种对未来热切的期待和美好的遐想。

涓涓细流从腊尔山台地的崇山峻岭汇聚到大龙洞中,不断积蓄力量从214米的绝壁洞口喷薄而出,飞流直下,声如惊雷。山泉和绝壁的岩石猛烈撞击,顿时变成轻飘飘的水花,层层叠叠形成缓慢柔软的一条20米宽的瀑布,像身着一袭白色轻纱的仙女漂浮在绝壁之上。如果天气晴朗,上午的某个时刻,太阳光折射到瀑布冲击潭底升腾起的水汽上,一条或者两条彩虹会在仙女身前飞架两岸,犹如架起进入秘境与仙女相会的道道拱门。

飞身跃下的瀑布在大龙洞村与尖朵朵瀑布流下的山泉深情相拥,形成了滋润吉首市几十万人民的母亲河——峒河的源头。

溪水从大龙洞顺流而下,不知历经多少年,在夯腊村冲积出一块几十亩的小平地。在峡谷之中不大的平地却是祖居在此地苗族村民的小粮仓。“惊蛰”过后的一天,我六点半出发想去拍拍清晨的峡谷风光,赶到夯腊却有人比我更早,一对中年夫妇已经在田里做了一阵功夫。男人腰别着柴刀,赤着双脚在铲着田坎,女人身着苗服,系着绣有苗绣的围裙,把男人清理掉的茅草堆在田的一角,用火烧掉,不但可以节省搬运的麻烦,草木灰还可以作为田里的有机肥。焚烧茅草的一柱青烟,在空中慢慢散开,让寂静的峡谷增添了几分朦胧。

为了给德夯峡谷风景区增添景色,政府部门今年在夯腊这块田里打造了一片油菜花景观。阳春三月,油菜花开,这里马上成为大家踏青观景的网红地。从高空可以俯瞰到矮寨大桥的造型和“矮寨不矮,时代标高”景观的全貌。的确“矮寨不矮”,1936年修建“湘川公路”,“公路立交”就在矮寨出现;2012年“矮寨大桥”通车,创造了四项世界第一;2021年6月11日矮寨·十八洞·德夯大峡谷景区晋升“5A”,成为湘西第一个“5A”级景区。矮寨过去不断创造奇迹,矮寨将来也会不断创造奇迹。

每天都有不少人自驾来看这一片油菜花,或一人、或一对、或一群。到了双休日就更加热闹,公路边停满了私家车,田埂上红红绿绿的人群熙熙攘攘。阳光下大人带着小孩,让小孩用细嫩的小手去触摸油菜花金黄的花蕊,用懵懂的鼻子去嗅闻油菜花的清香,用好奇的眼睛去感受满眼春色……

来了,和油菜花合影是必不可少的。自拍、对拍、群拍乐不可支,笑声、喊声、歌声声声相应。大自然用温暖的微笑迎接着众人,油菜花田里的游人用心情的愉悦融入到自然。此时此刻,人与自然深度融合,和谐共生。

一想到这种场景、这种和谐、这种快乐、这片春色,统统都将变成我们的曾经,变成我们的记忆,不免让人生出一丝丝伤感。但随着大坝的建成,这一片将会变成高山平湖。到那时,碧水荡漾,波光粼粼,山花烂漫,云雾缭绕,这里将是一个让人流连忘返的网红之地。

溪水从夯腊流到德茹拐了好大一个弯,长年的冲击在最弯出形成了一个深潭。清澈的溪水从白色变成了深绿,水面也变得异常平静,高山、翠竹、树丫、油菜花倒映在水面,一幅美丽天然的山水画面便呈现在你的眼帘。一个铁质的小船停泊在“拉拉渡”口,一对夫妇从村子走来,男的扛着锄头,女的背着背篓,双双跳上铁船准备过河去劳作。看到我专心用相机记录着美景,他们好心地问:“你过去吗?”

“不过去,谢谢!”男人便用力拉着横跨两岸一根钢丝上铁环,女人放下背篓坐在船尾,双眼凝视着前方。从她的背影可以感知她是那么专注和忘情,我想,她既是在欣赏自己的男人,也是在陶醉眼前的美景,更是在憧憬丰收的喜悦。

小船慢慢向对岸滑去,一道道小船切开水面形成的细细波纹,随着小船前行,逐渐向两边荡去,越来越小,最后无声地融入到溪水之中。看着远去夫妇俩的背影,我坐在渡口的石头上,什么都不做,发了一会儿呆。

拐过这个大湾,河床逐渐变宽,河水逐渐放缓,就这样年复一年从德茹村的旁边流向远方。在峒河边有一当地美食,叫“桃花虫”。这种美食实际是生长在峒河里的一种水生动物,它对环境要求极高,它吸附在河底的卵石上生长。流经德茹村的这一段河流,非常适合“桃花虫”生长。

阳光明媚时,村民会结伴到河中用特制工具捞“桃花虫”。队伍中清一色的女性,年轻的都出外打工,在河里捞“桃花虫”的基本上是中老年妇女。一次去德茹村采风,恰逢两个苗族老人在峒河里捞“桃花虫”,我赶忙端起相机抓拍她们俩。开始她们专注自己的劳作,没有发现我在拍她们,后来发现了连忙说:“莫拍我们,我们老了不好看。”言语中带着朴实还有羞涩。“你们不老,你们好看。”我放下相机和她们拉起了家常,“你们这么大年纪,还在捞‘桃花虫’?一天有好多收入?”“哪有好多收入,在家没有事就出来捞‘桃花虫’,卖一点是一点。”

现在经常听同事们说,把自己的父母从农村接到城镇,没住一段时间都要求回农村自己的家里去。看到河中捞“桃花虫”的老人,突然明白,嚷着要回去的老人,不是自己的子女待他们不好,而是在城镇他们找不到自己熟悉的透着泥土芬芳的轻松和快乐,所以他们要回老家。只有回到生活了大半辈子的农村,才看得见山,望得见水,摸得到土,才心安踏实。捞“桃花虫”老人的一天劳作,可能收获甚微,但这是她们生活的一部分,更是她们乐趣的一部分。

白鹭也非常喜欢德茹村的这一段峒河,甚至有一群白鹭从候鸟变成了留鸟,一年四季都在德茹村后面的大树上安营扎寨,把这里当做了他们永远的家。白鹭早晚觅食,中午休息。觅食时,他们站在浅水中,一边观察周边的环境,一边寻觅水中的鱼虾。白鹭特别敏感,发现有人接近他们,只要距离达到50米他们就起飞逃离。白鹭也特别敏捷,不管是小鱼小虾还是黄鳝泥鳅,只要从他眼前游过,就会用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用长长坚硬的嘴巴死死把它们钳住,直到被钳住的鱼虾不再动弹,才仰起脖子顺势把食物慢慢吞进肚子,圆满完成一次捕食。

偶尔,白鹭也会跑到鱼塘和稻田里,偷食饲养的鱼苗和放养的“稻花鱼”。鱼塘和稻田的主人,就会在鱼塘旁边和稻田中央插上用竹子扎成的十字架,包上稻草再穿上衣服带上帽子,做成一个个“稻草人”站在那里,用来吓唬偷食的白鹭。沿河而上,“稻草人”的造型各不相同,千姿百态。白鹭见多了,也就不怕了。站在鱼塘边、稻田里的“稻草人”没有完成初衷的使命,倒也构成了峒河边一道独特的风景。

这一段峒河雨后的风景最是迷人。春雨让峻山变得滋润,让花草变得滋润,让河流变得滋润,让站在画中的自己变得滋润。从河面、从山涧、从远处慢慢升起的白雾,一会儿把山峦掩盖、一会儿把河流淹没、一会儿把自己包围。站在河边看着大自然的千变万化,自己唯一能做的就是用内心去感受难以言表的缥缈,让轻盈细润的雾气拂过全身,沁入心底。

苍穹是雾气的归宿。随着温度的升高,雾气纷纷迈着轻快的步伐踏上回家的归途。但还有几片调皮的雾气不愿离开,停在山尖、飘在山腰、浮在山底。峡谷抓住机会用自己的妖娆和雾气拥抱,河流抓住机会用自己的湿润和雾气缠绕,就连油菜花也抓住机会用自己的艳丽和雾气微笑。

如果有机会,一定要看看德茹村这一段峒河的暮色。人回、鸟归、炊烟起,整个峡谷变得异常寂静。太阳也变得温柔害羞起来,一张圆脸满是通红,慢慢躲进崇山峻岭之中。余晖把天空染得通红、把山峰染得通红、把村庄染得通红、把河流也染得通红。此时此刻,空旷安静的世界,只有沐浴在余晖中的峒河水“哗啦、哗啦”,永不停歇,奔流向前。

这一切的一切,终将因为大兴寨水库的修建,消失在历史长河之中。人类历史就是这样,不断消失,不断绽放。今天的消失,是为了明天更好的绽放。

即将消失的这一段峒河,你应该去看看。

错过今年的油菜花,你可以等到来年。

如果错过这一段的峒河景,你或许会懊悔后半生。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相关推荐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