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今日作家」向卫华 ‖鬼溪寨——《脚板下的古丈》之七(散文)

2023-06-23 13:33:49 228

摘要:鬼溪寨——《脚板下的古丈》之七文/向卫华一直想去鬼溪寨画个圈!鬼溪,是溪名。作为溪名的鬼溪,我曾到过两次,一次是深冬季节,走到流月洞就沿路返回了;一次是初秋季节,穿越了整个溪谷,从李家寨爬出来。为记录这两次行程,写了一篇《鬼溪》,如今成了鬼...

鬼溪寨

——《脚板下的古丈》之七

文/向卫华

一直想去鬼溪寨画个圈!

鬼溪,是溪名。作为溪名的鬼溪,我曾到过两次,一次是深冬季节,走到流月洞就沿路返回了;一次是初秋季节,穿越了整个溪谷,从李家寨爬出来。为记录这两次行程,写了一篇《鬼溪》,如今成了鬼溪旅游公司的“导游词”,也正因为这篇“导游词”,我成了中寨人的座上宾。作为寨名,我只是在前两次的行程中,站在旅游公路边隔溪观寨,遥望鬼溪,心中不免有些遗憾,于是就对陪同的好友说:“如果有机会,我一定要到鬼溪寨画个圈,了却我的心愿。”

鬼溪,不论是作为溪名也好,还是作为寨名也好,位于古丈县境东南方,属于默戎镇中寨村,距离古丈县城驱车大约需要一个小时的路程。

机会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的,这次终于逮着了一个机会。中寨村要搞一个“乡村治理大讲堂”,邀请我去打头炮,给村民讲一课。于是我准备了一个《乡村振兴战略背景下的乡村治理》的讲义稿,从“德治法治自治在乡村治理中的地位”“家谱家风家训在乡村治理中的作用”“党员乡贤村民在乡村治理中的角色”三个方面阐述“乡村治理”。“大讲堂”定在晚上开讲,这样就有机会到鬼溪寨去画个圈了。

是不是事先有人跟天老爷打了招呼,知道我要到鬼溪寨去画个圈去?因而天气很争气,上午天还是冒冒的,所谓“冒冒的”,是古丈方言,大意是阴沉沉的,说不定还会有雪下,谁捏得准天老爷的脾气?到了下午竟然开天了,“开天”也是古丈方言,意即出太阳了。此时,阳光虽不那么灿烂,倒也不错。从县城经过大约一个小时的车程,车在鬼溪寨的停车场停了下来。站在停车场的边上,环视四周,微黄黄的阳光从天空泼洒下来,把山野披上了一件薄如蝉翼的金黄色的紧身轻纱,山野如一个丰腴的妇人,被紧身轻纱勾勒得凹凸有致。与往年相比,这个冬季格外的漫长,此时都快到惊蛰时令了,山林中的背阴处还有残雪,在阳光下发出寒光。

我们沿着青石板游道,一级一级地往寨子的最高处爬去。石级因常年被雨水浸润,越发显得程亮,人走在上面可以看见自己的影子。比如我,秃顶,弓腰,罗圈腿,皮肤黝黑……像个卵样子!路边有竹林,青青翠翠的,在这个冬天迟迟不肯退出舞台,春天尚未开眼的时令,倒是显露了一丝生机,给这个迟来的春天增添了一些生气。路边的岩坎上,或竹林里,或房屋边,屯有蜂箱,据介绍,寨上像这样的蜂箱有二百多个,是寨人一笔不错的额外收入,这真是大自然的馈赠啊。曾有人读了我写的古丈美食文章后,建议我写一篇《古丈崖蜜》,我一直没有找到灵感,故而不敢贸然下笔。灵感来自什么?不就是来自身临其境嘛。此外,路边的草木尽管枯黄黄的,但只要仔细看,已经吐露出黄豆大的芽苞或花蕾了,古人说的“草色遥看近却无”,很可能古人没有来过鬼溪寨,否则哪里会这么说呢?而应是“遥看草色似没有,近看已经露丫尖”。

爬到最高处,是一处狭窄的长长的台地。这里有两栋连在一起的木质结构的平房,壁板是黑褐色的,这是由于用桐油刷了又刷的效果。在古丈境内,苗族人与土家族人有个区别,即土家族人讲究吃,苗族人讲究住,这该怎么表述呢?简单的讲吧,土家族人把挣来的钱大都用在吃喝上,苗族人把挣来的钱大都用在居住上,把房屋打理地干干净净的,生活用具和生产工具都堆放得井然有序。当然,这不能说苗族人就不讲究吃了,“民以食为天”,这是中国人的天性。这两年,我到过古丈不少苗寨,深深体会过苗族人的热情好客的习俗。

“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站在阶沿上,俯瞰整个寨子,寨子沿山势呈梯级向上一排排修建,越到下面台地越长,房子越多,直至溪底。黑色的瓦背从高处一级级的往下铺开去,犹如陈年老鲤鱼的脊背,在微黄黄的阳光下泛出黑黝黝的光泽。寨子的背后是白虎山,传说为白虎的化身,据说山体藏有金矿。左边是猛虎山,此山有两个一前一后的山坳,翻越前一个山坳就是绿豆坪,翻越后一个山坳就是叭喇。古丈是山区,看起来近,走起来远,但山里人说不过一杆烟的功夫。这里还要补充一下,张吉怀高铁从猛虎山的山体中穿过。往前看,有一山形状如陀螺,当地人称为陀螺山,陀螺山的半山腰就是鬼溪寨的停车场。再往前看,就是回头山,相传,一只白虎走到此处,本想再往前走的,哪知一条深谷拦住了去路,溪谷的正前方是一座高耸入云的大山,于是,正准备掉头时,被一云游至此的巫师逮住了,巫师施法,顺手剥了一根树皮,再砍一棵大树,截断,做成陀螺,抽了起来,瞬间,白虎化为山脉,即白虎山,而此山就称为回头山,位于两山之间的则是陀螺山。

从寨子的最高处沿青石板路而下,随处可见,下坎人家的屋檐搭在上坎人家的阶沿上,青石板路在屋檐下转来转去,曲径通幽。来到寨子中间的一户人家,经介绍,主人家叫石远平,今年七十岁,但看上去不过六十岁出头,这就是农村人说的“心宽体胖”,因为心宽,因为体胖,就不易显老,退休前是县建筑公司的党支部书记的。于是,我和他扯了一阵卵谈,得知了鬼溪寨的来历。此处位居大山深处,每座大山的海拔均在七八百米以上,旧时这里前不巴村,后不着寨,古木森森,属于深山老林。所谓深山老林,在村人看来,是鬼栖居的地方;又因一条溪流从深山老林中穿过。后有一户石姓人家逃到这里,具体为何逃到这里,石远平也讲不清楚。人是群居动物,就是再居住深山老林,也要与外界人交往,于是此处石姓人家走出大山,遇到大山外人时,有人便问是从哪里来的,石姓人家就说,我乃来自深山老林,外人一听,就说,哦,那应是鬼居住地地方。石姓人家就说,你哪么讲我都认了。鬼溪寨就是这么来的。

在与石远平等寨人交谈时,又得知,鬼溪寨有五十来户、二百来口人。在默戎、坪坝一带苗寨,鬼溪寨不算大,苗族人自古就是群居聚落,但在古丈,就算是一个比较大的寨子了。此寨有四姓人家,一是石姓人家,老家在泸溪,从泸溪迁徙到乾城(今吉首市)的五枯,再迁至此,至今已有八代人了,其班辈为“赵朝顺光,元远泽长,横成左右,邓克连欢”。一姓为施姓,是从丹青搬迁来的,因“施”字难写,便写为石;当然,在五百年前“石”与“施”是一家人,在古丈,“石”与“施”是一家人,不是个案,“向”与“尚”,“张”与“章”,“王”与“黄”……都是一家人,旧时是不能开亲的。此外,有一姓为龙,是从保靖县的葫芦寨迁徙来的;还有一姓为李,是从本镇李家寨迁徙来的。这两姓的班辈我就没有深究了,机会留给下一次。

再沿青石板路走到溪底,此溪就鬼溪,过去喊矮落溪,因为溪流从海拔七百多米的高处一路呈梯级型一级级的跌落,又落坨在大山深处,故名“矮落溪”。鬼溪发源于本镇李家寨村的向家寨,向家寨原是一个村,2005年县域区划调整时整村并入李家寨村。关于“鬼溪”,我在《鬼溪》一文已经讲的很清楚了,这里就不再赘述了。但是,这里还要写一下,站在溪底,透过常绿树的枝叶缝隙,往上仰视,一梯梯台地向白虎山爬去,一排排房屋如鱼鳞似呈三角形向鱼脊的方向依次排列组合,很有层次感。快要爬到停车场时,有两棵古枫香树,相隔不过米巴,是夫妻恩爱,还是情人关系?我没有深究,“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故不得而知,留待下次考证。

来的时候,就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了,又到寨子转了一大圈,此时已到了倦鸟归林,炊烟袅袅的时候了。俗话说,正月未了年还在,腊肉、米酒的香味在晚风了飘来荡去。一路上,遇到寨人时,都喊我们到他们家里喝杯酒去,这就是苗族人热情好客的具体表现。

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走马观花一圈鬼溪寨,留给我的却是永远的记忆。

离开鬼溪!,再回头一看,鬼溪,值得一来。如此看来,此次鬼溪寨真的是不虚此行。

作者简介

向卫华,男,1967年11月出生。现在湖南省古丈县委组织部任职,古丈县作家协会副主席兼秘书长,《神州文艺》“签约作家”。2004年开始文学创作,创作近300万字的文学作品,主编《古丈县地名志》《古丈县革命老区发展史》等书,总纂第二轮《古丈县志》,出版《古丈史话》《古丈记忆》等书。

“今日作家”微信公众号ID:jinrizuojia001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