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散文丨沅江:逐水栖居的歌吟

2022-09-17 18:27:44 1146

摘要:(文/邹群)一条河流,源于贵州、经湖南之西,浩浩汤汤,涵泽全境,于路途的变迁中,或急促或缓慢,或狭窄或广阔,或迂回婉转或急流浩荡,由羸弱逐渐强壮。穿山绕岭经泸溪境内时,水域渐宽,波澜壮阔,航运、灌溉、捕捞、游水嬉戏,是上天恩赐的灵动风景和诗...

(文/邹群)

一条河流,源于贵州、经湖南之西,浩浩汤汤,涵泽全境,于路途的变迁中,或急促或缓慢,或狭窄或广阔,或迂回婉转或急流浩荡,由羸弱逐渐强壮。穿山绕岭经泸溪境内时,水域渐宽,波澜壮阔,航运、灌溉、捕捞、游水嬉戏,是上天恩赐的灵动风景和诗意栖居山环水阔。江水在此处稍作停留,又跌跌撞撞往东,奔八百里洞庭而去。

这就是“沅江水有梁与罾,沅田树桑可蚕耕”的沅江。亦在“沅水通波接武冈,送君不觉有离伤”歌吟中,久久传唱。

屈原在《九章·涉江》里写道“朝发枉陼兮,夕宿辰阳。苟余心其端直兮,虽僻远之何伤……”正是他流放途中经过泸溪,涉江而上时有感。

“川黔边境由旱路来的朱砂、水银、苧麻、五倍子、生熟药材,也莫不在此交货转载。木材浮江而下时,常常半个河面都是那种木筏……”这是沈从文《湘行散记》中靠水繁荣的浦市。

这就是沅江,湖南省第二大河流,全长1033公里,滋养着8.9万平方公里的土地,有润泽万物的慈悲,江水灵动,顺应山势缓缓延展,用曲折迂回的方式,探寻人间的烟火气息。

朝夕之间,沅江旖旎难言。清早,江上青云出岫,雾锁江流,待雾散开后,天空逐渐变得明朗,晨曦铺满江面,波光渺渺浟湙潋滟,有水鸟排成一行,从水面低低掠过。岸上房舍整齐,家家户户屋后种树院前养花,人家迤逦散开平旷阳气,鸡犬之声不绝于耳,炊烟袅袅到庭前。傍晚,农人劳作归来,随一叶扁舟踏歌而行,晚霞连山映江,倦鸟清洗翅膀,伴着山风如啸,水声淙淙,便觉天人合一,心无挂碍。

四时变幻,沅江各有不同。初春时节,雨水充沛,江面宽阔,江边畈上桃红梨白菜花黄,春事烂漫到难收难管;入夏后遇汛期,江水翻卷咆哮,沅江与峒河于武溪交汇处,半江碧绿半江红,两种水色泾渭分明成一道独特景观;秋日里,鱼翔浅底,鹭鸟翩翩,漫江碧透,层林尽染,秋水共长天一色;入冬,山河寂静,万籁无声,一人一蓑衣独钓寒江雪,成一幅绝美的宋代水墨。

江边多高耸怪异的岩壁,是沅江千万年来不断冲刷的结果。

从泸溪乘船至浦市,沿岸山壁垂空如削,石皆壁立水滨,逶迤高广,依稀可见风化后的木桩悬于其中,此谓悬棺。据说上古始祖盘瓠是星宿降世,生不落地,死不落土,因而他去世后儿孙们就用车轮和绳索将棺木置于悬崖峭壁的岩洞中,其后代代沿袭,便有了悬棺葬习俗。

沿沅江行15公里至侯家村,有奇峰绝壁,屹立如人,相传为高辛氏之女于此化为石,故名“辛女峰”,直至如今,山顶的辛女庙依然香火旺盛,祭祀如故。在湘西,历来有认干爹干娘的习俗,家中有体弱多病的小孩,便会拜寄给“命硬”的干爹干娘,这干爹干娘或是古树,或是块田,或是大石。因此,母性化身的“辛女峰”成了庇佑远近诸多孩子的干娘。

沿江行,岸边多有简易的竹亭,搁置漆了桐油的龙舟。每年端午前后赛龙舟,是湘西上千年的传统,到了那一日,聚齐了远近各寨牯牛一般的青年后生,皆光着上身露着结实的肌肉,只等着锣鼓一响,拼将全力桨往水中,龙舟如同一支支射出去的箭。鼓点敲得震天响,整个沅水两岸就都沸腾开来。

他们在烈日下劳作,在大树下栖息,在沅江上娱乐,用水的语言歌唱,用水的体态舞蹈。他们与水相亲,互为依存,脸上有简单快乐的丰盛,这山水不仅锻炼出他们强劲的身骨,更赋予他们浪漫气质和游侠精神。

这条江,接纳了屈原的满腔忧愤,成就了沈从文的湘西世界,构筑了陶渊明的理想家园,也让闭塞的湘西与外面的世界遥相呼应息息相关。

这条江,一端是历史,一端是未来,连接着不同的文化,书写着崭新的传奇,憨直、率真、豪爽、慷慨的泸溪人,就有了立于潮头敢为人先的底气。

有水,便有鱼,便有了打鱼人。“晋太元中,武陵人捕鱼为业。”对于捕鱼这个行业,陶渊明的《桃花源记》中早有记载。然而近几十年,越来越多的滥杀滥捕,生态环境急剧恶化,最终形成“资源越捕越少,生态越捕越糟,渔民越捕越穷”的恶性循环,竭泽而渔则无鱼可渔,沅江苦无鱼久矣!

鱼虾成群,成了遥远的记忆,实现禁捕,让沅江休养生息,迫在眉睫。

治理一条河,改变一座城。为了保护生态环境,近年来,泸溪县认真落实长江流域“十年禁渔”部署,执行禁捕退捕,落实渔民安置保障,逐户上门走访谈心,建档立卡、支持创业、推动企业招录、开发兜底岗位,创新了一系列方式帮助渔民充分就业,让渔民转产安置工作有力度、有温度。

更多的渔民穿上了“泸溪护渔员”的背心,成了沅水的守护神,比起旁人,他们更了解沅江的脾气,更懂得鱼虾的习性,他们换了一种方式与沅江彼此相守,彼此呵护。

数罟不入洿池,鱼鳖不可胜也。如今的沅江,已然沙鸥翔集鱼虾成群,沿着沈从文的足迹涉水而上,掬一捧沅江水,看一场赛龙舟,品一段辰河高腔,去下湾遗址处探寻新石器时代的文明,让你在隐秘之境邂逅一隅宁静。

版权声明:本站所有文章皆是来自互联网,如内容侵权可以联系我们( 微信:bisheco )删除!
友情链接
币圈社群欧易官网